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谢幕的微光

第七十七章 谢幕的微光

        皎月西坠,露凝霜降。

        这一夜,沈七夜过得属实有些漫长,迟迟不见得东方天晓。

        不过兄妹三个好歹是终于自那地狱一般漆黑的藏宝之地逃了出来,此刻正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甜美空气。

        一夜厮杀,三方都是人困马乏。谁也未曾想到这死太监竟是如此狠绝,最后还留了一手,直接将地宫炸毁。现下,死里逃生的众人自那暗道出来皆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只是长夜未完,厮杀何止?

        才是喘了两口气的双方人马抬起头来,彼此对视后,扬起刀锋,再次撞在了一起。一方保着前晋王族最后的血脉,边打边撤,一边是忠心家仆为主寻仇,穷追不舍。

        这一夜,非得有一方将血流干才可罢休。

        断续的嘶吼喊杀声中江滩的细沙被染上暗色,        又被冲来的江水卷去,不留一点痕迹。

        不过这诚王一边一开始与沈家兄妹三人相斗就失了不少人手,地宫的战斗中双方明牌对垒又是被箭矢射杀不少人,加之失了主心骨的普安,此刻已是强弩之末,被文必胜的一帮家仆杀的节节败退,再次丢下数具尸体。赵旷和刘家父子被一众人等护着,不断后撤中双脚已然是踩着江水。

        战场边缘的兄妹三人,自然也是少不得文必胜家仆的照顾,只是上来的人少,兄妹三个边打边走想正欲要趁乱跑路,可恨极了沈七夜的赭羽哪里能放过他?带着师妹便径直追了上去。

        眼见得这态势是一要边倒,远处的江面上去突然慢慢的飘过来一团漆黑的巨影,待到靠近了江边后又分出飞快飘来数叶小舟。其上火光烨烨,照的刀光铮亮!

        这正是刘痴书安排前来接应的船帮一行人。

        援军来到,诚王一边士气大振,在赵旷的嘶吼声中,生生将盔甲齐全的对手又压了回去。

        小舟飞快,眨眼之间已经冲上江滩,每艘小舟才是堪堪停住,便跳将下来数个魁梧大汉。哇呀呀的扑向文必胜的家仆们。

        一路飞逃而出的众人早已经精疲力竭,皆是拼着一口气。这股生力军加入,顷刻间便将战局扭转。只是一个照面就是倒下了数人。江面上木桨拍水的声音却是不绝于耳。

        文必胜的家仆们一时间阵脚大乱,可突然间寒光闪过,船帮为首打头的几人是直挺挺的倒下了。接着耳中便是家主久违的声音“莫要慌乱!这些个人我来对付便罢,你们去杀了那三个锦衣卫,万万不可走露了风声!”

        文必胜终于是赶在最后.洞穴塌陷之前冲了出来,而看其身形所过灰尘扑扑,便知他和普安之间已是分了胜负!

        得此消息,文必胜的家仆们热血上涌,止住了颓势,是愈战愈勇!

        这可苦了沈家兄妹三人,本来是想着趁乱离开这是非之地,未曾想,这局势瞬息万变。本来都快没人注意到他们,可文必胜只一人飞身而出,挥手便为他们召来了更多的关注。

        后悔也罢,绝望也好,他们三只,自打算进入地宫那一刻起,便是已经卷入了这漩涡中心。

        前晋诚王一派自是不会放过这三个知晓其存在的锦衣卫,而文必胜的一帮人马同样也容不得他们全身而退。

        文必胜是他们对付不了,可这区区三个锦衣卫他们那么多人,难道还拿不下吗?

        双方人马齐齐是分出一大部,杀向这最为弱小的第三方。

        而先一步飞出的赭羽师姐妹二人同样猜到了沈烨几人的想法,几步飞上去拦住了兄妹三人的去路。

        群狼环伺,无路可退。若说是在平日里,就这么些人决计是留不住他们兄妹三人的,可一夜鏖战,身上多少挂彩,丹田无多的内力已是所剩无几,此刻,说是山穷水尽也不为过。

        一切啊,皆因贪念而起!

        眼见数人涌过来,沈烨却是停下了脚步,低下头去看向手中血染的苗,刀。

        沈七夜一把拽住发愣的大哥就要疾走“大哥!走啊!他们快围上来了!”

        可沈烨宛如脚下扎了根一般纹丝不动,只是缓缓抬起头来平静的看着弟弟妹妹,仍是温柔的笑着开口道“那两位也追来了,她们轻功好,咱们会被她们拖住,一但拖住就走不了。此番错在大哥,当我背负。若非大哥一时贪念,也不会让我兄妹三人身陷死地。二第你待会择机带小妹走吧,你的轻功,她们留不住你的。”那英俊面容上笑颜不变让人无比安心,沈烨又接着开口道“这次,就换大哥来拖住她们吧!”

        语罢,径直转身,走向了冲过来的追兵。

        他是如此平静,步伐缓慢,脸上也无多表情,仿佛是平日里与妹妹散步街头一般全然不似走向地狱。直至敌人已经冲至七步以内,沈烨才是慢慢举起刀来。

        凝气,聚神,立步,双手反握住冰凉的刀柄,眼中再无光亮,唯杀意而已。

        “斩!!!!”

        黄沙四溅,尘飞灰扬,月下刀光一闪,沈烨瞬步飞踏惊鸿掠隙般自二人中间穿过。

        远处的小鱼儿只闻“砰!”“砰!”两声轻响,但见大哥止步,身后尘灰微散现出惊悚万分的一慕——血泉冲月        !!刚刚狰狞的面目早没了踪影,只余两具无首尸身,茫然站立,手中仍旧紧握钢刀,鲜血自整齐的断面喷出。血涌渐微,两具尸体才是软软倒下。

        小鱼儿俏脸之上亦随着眼前一慕血色消退,苍白惨淡。

        还没等她自惊吓中回复,沈烨又提着长刀冲向了这纠缠了他们一夜的宿敌。

        一刀枭首,其势骤起,姬夜谣师姐妹也为之一震。

        这人,是要输死一搏了。

        老练的猎人都知道,追捕猎物时猎物的反抗是受惊而为,它终究还是要逃的。可当你将它逼入绝地,要结果它时,那会的濒死反抗才是最为恐怖的。

        人,亦是如此。

        刀锋掠过,风声阵阵,身形所致,飞沙走石,沈烨只身单刀与姬夜谣师姐妹二人打的难分难舍。沈烨长刀所向,无可匹敌,纵是腿上带伤,可杀气正旺,直接就变了个人般,其势其力以一敌二是丝毫不落下风。

        而姬夜谣与师妹司岚亦是应对从容,或接或避,或攻或守,沈烨气势如虹,可刀锋攻在配合默契的二人身上宛如是打到了一团棉花上般。声势浩大,可又似是绵绵无力,一一被其化解。

        三人缠斗一处,剑鸣光闪之间四下谁敢上前半步。而失去了本来目标的船舱众人,眼里就只剩下了更为“弱小”的沈七夜和小鱼儿。

        “兄弟们!男的砍死,女的留下给爷们好好耍耍!给我杀!!厄……”领头的一人挥舞着大刀吆喝正要冲上前,可话音刚落,身后船帮的众人就听闻他一声轻哼,接着就直挺挺的往后躺倒。

        众人定睛一看,那人眼睛睁的浑圆,脸上表情凝固,额头上一支箭矢正中眉心,剑羽轻晃,箭镞则是引出一道血线,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及他们出声,眨眼间,数支箭矢接连激射而出,同样正中眉心将最前面的三人放倒。

        发矢之人正是远处的沈七夜,百步之内,如此近的距离,弓箭在他手中便是绝世神兵。弓震人亡,弦松命丧,矢飞必中,沈七夜手起手落,仅是一瞬便射杀了围上来的十数人。混战搏杀,有两人想同样以弓箭还击,可还没等拉开弓弦,便被沈七夜的双矢齐发给放翻。

        一箭又一箭,一人又一人,手上无染血,箭下几亡人?

        可箭矢终是有数的,往后摸的右手一空,沈七夜暗道不妙,心中悔恨没能多带些箭。没了箭矢压制,文必胜和船帮的人手即刻就冲了上来。沈七夜不再多想,收起弓,抄起那根乌黑的大铁棍就杀上前去。

        今夜来人图方便行事,皆是拿的刀剑。老话讲一寸长,一寸强!沈七夜他一杆乌黑长棍杀将进去是所向披靡无人可挡,哪管他是诚王余孽还是文必胜手下的叛匪。一人一棍,见谁打谁,把本就混乱的战场搅的是个天翻地覆。

        …………

        江水边,文必胜一人阻敌。肥胖的身躯足点江水轻如浮尘,几步便已冲到江中央,未见他如何用力如是云雀落支一脚踏在小舟前头,可踏实一刻,却又携万钧之力将载满人的整个小舟踩得脱离水面飞向半空,直直往前倒扣。一船的汉子们哪里晓得这世间还有这般神仙绝技,还没反应过来一个个直接被掀飞落入冰冷的江水中。

        江面上更是因这乱神怪力而荡起激浪,落水的船帮汉子泡在水中浮浮沉沉是惊的哇哇大叫,刚刚杀人防火的想法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如此做法,余下两个载人支援的小舟同样是直接被连人带船的掀飞。

        文必胜踏浪而行就要转身飞回岸边,却又是突然回头,足下一点腾飞半空中,手中肆意挥动,撒下星光点点,水中绽开血花朵朵。嘈杂混乱的扑水声渐消于耳,他才是满意的回身。

        解决了支援,文必胜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江滩上。

        这边沈七夜这猛虎下山,在混乱的人群里横冲直撞,那乌黑的铁棍霎时间就给几人头上开了瓢。

        “倒是小看他了!”见沈七夜如此勇武,文必胜摇头轻笑“没想到,你还会藏拙呐!”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他们兄弟二人也是强弩之末,就看这最后这口气憋不憋的住。可今夜之事也到此为止了。最后他险胜那老太监两招,不过也是挨了几下,五段境高手的几下拳脚打在身上可不是小事。也因此伤到元气的文必胜没着急对付沈烨等一行好手,而是先去断了这船帮支援,顺便也调好内息。

        此刻,便是了结之时!

        沈七夜一棍放倒两人,正要上步补上一下便远远见得文必胜若下凡的天王踏云而来,转眼便到了身前。不及他多想,迈开的步子猛的收回,横棍硬接了一掌。

        饶是他早有准备,可依旧是虎口震的发麻,脚下止不住的后退,直直退了近七步才堪堪止住那怪力。双臂颤抖不止,紧握武器的虎口是撕裂般的疼痛,沈七夜知道,他已无再接一招,不,半招的可能。

        刚刚他离得近,早就注意到了文必胜那玄之又玄的杀人手法,心知五段境同自己相比果然是天堑之隔,哪怕是这里所有的人填进去也不见得是文必胜的对手。

        口中不停的喘着粗气,沈七夜心间飞快的盘算,还是决定嘴先开,手后动。“大人,好功夫哇!卑职今日也算是开了眼界,能死在五段境高手之下,也不虚了这一身飞鱼袍。”边说着,沈七夜也暗暗运气,脚底抹油随时准备开溜。

        然而,出乎沈七夜他意料之外的是,听他这一句,文必胜居然接话了“小七,讽刺的话,就不必说了。等你真的见到了那几位站在山巅的,你就会知道什么才是凡世真仙,只是你我都知道,今夜你们有死无生!”

        那声“小七”沈七夜听的颇有感触,毕竟这曾经是自己最为敬重的上锋,是自己初到金鳞时的贵人,也是因为他,沈家兄妹三个才能在金鳞城安了家……今夜却要索他们的命,亦或是这就是引路的代价,是他早就安排好的?

        沈七夜不知如何说,张了张嘴巴,吐出了几个字“凡事如是,不可逆见!!!看招!!!”

        语落手动,粗,黑的铁棍自地上带出一片黄沙,直扑文必胜面门。

        老江湖的文必胜早知他会这般伎俩,左手袖袍一挥扫开污浊,右手出爪,直取沈七夜脆弱的脖颈。

        沈七夜的反应也不是一般的快,见文必胜应对自如,想也不想,拔出腰上的绣春刀就是文必胜甩飞去。

        飞刀自然是伤不到五段境的高手,可趁着文必胜侧身闪避的一瞬,沈七夜也是遁出去了数丈之距。

        文必胜撤步,却不是要避开飞刀,而是调整位置,伸出手来生生抓住了飞旋的绣春刀刀背,接着自言自语道“搏命求生,刀不离身!小夜,我教的,你显然没记住啊”

        脚下蓄力一踏,身后激起半丈多高的尘沙,文必胜瞬间就撵上了逃跑的沈七夜。奔跑中的沈七夜回眸一眼是肝胆俱寒,见文必胜持刀砍来,慌忙的回身格挡。

        铛!!!!

        这一声,震的战场上的所有人皆是耳中一溃!钢铁相击,百炼钢的绣春刀砍在了碗口粗的黑铁棍上,势若洪水猛兽拍浪而来的巨力沈七夜如何抵挡得住,手臂是被震的生疼发酸。手中铁棍粗比饭碗,得益于此沈七夜方才才可大杀四方,可文必胜挥砍之下绣春刀已是入铁三分!

        “哈啊!!!!!!!!”

        虽未能斩断,可力无泄处,脚下沙子松软难以借力,沈七夜弓步始终不变便被文必胜推得飞退两丈,脚踝更是深陷入沙子里。

        二人相抵,沈七夜怒目圆睁拼死相抗,榨尽丹田最后的内力就是不松手,艰难止住了后后退之势。

        四目相交那般坚定狠绝的眼神让文必胜也是一惊,二人僵持不下。不过分秒间,沈七夜的救星也终于到来!

        “嗖!”、“嗖!”的破空声中沈小鱼的弩箭直向文必胜飞来,刚刚二人移动不停,此刻一停便是绝佳的机会。

        沈小鱼这常带身边的弩箭乃是连弩,弩箭皆是精钢所制,威力不俗。多年同僚加上上司下属,文必胜对他们兄妹三人知根知底,何能不知其威?面对连发的弩箭也只得抽刀格挡,主动和沈七夜分开。

        被妹妹解围的沈七夜也是借着空挡,再次拉开二人距离来到小鱼儿身旁。可才是站住脚,便已发觉全身衣裤早被汗水浸透,双手颤抖不止,勉强抓住了救命的大铁棍。

        旁边的小鱼儿一声惊呼,也是急忙上去扶住了他。

        “二哥!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没事,没事,别慌,还死不了!”

        话虽如此说,沈七夜一边安慰着自家妹妹也是一边拉着她后退。

        沈小鱼精准的弩箭也无非是为这混乱的战场贡献了两声微不足道的钢铁相撞之音,亦是未能伤到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黄金右手文必胜。

        此刻又是持刀走到了二人前方,沈家兄妹两眼中清晰可见文必胜双臂及其刀身又泛起淡淡金雾,心中知道文大人是要发力了,下一刀是真的要决生死。

        短短数个时辰,心中几番波澜沈七夜也不紧张了,一把把妹妹拉到身后,开口道“大人,衙门里诸位兄弟少不得您的提点,这武学一道,卑职可是多有获益。如今情势,是奈何桥边听鬼哭——不过等死罢了,只是俗闻大人暗器一绝,大人您是前辈这以长击短,欺我兄妹二人这年轻晚辈,说出去也多有不彩。倒是咱们的雁翅刀法皆为大人您所传,可惜我等愚钝,始终不得其要领啊,实难以正其名。不如大人您这最后一招便让卑职见识见识这绣春刀的真正威力,如何啊?”

        “小夜,你这嘴巴舌头,倒是什么时候也不忘记讲上两句”听闻沈七夜这诉求,文必胜倒是意外,淡然一笑答应道“好罢,便让你们死在绣春刀下,这刀乃是我当初亲手授于尔等,今夜,也算了却一番因果!”

        “那就,多谢大人恩典了!!!”

        交代完这一句,沈七夜一左一右手臂也是泛起白色薄雾,不过远没有文必胜那般厚重。

        见他抓起那大铁棍,文必胜也煞有其事的立步起刀,摆开的正是雁翅刀法的第一式——梳羽振翅!

        空气突然安静,他们仿佛置身混乱的战场之外,眼中唯敌手,耳中只心跳。这般对峙不过三息,沈七夜心知他是在听自己的呼吸声,只待抓住那紊乱一刻就是绝杀之时,绝不可让他先手,沈七夜一声大喝主动出手。

        手中大铁棍上去就是一个大范围的横扫,带的风声呼啸。

        棍借力势,势得棍重,这沉重又范围极大的一击逼得文必胜飞起躲避。这边文必胜飞起,那里小鱼儿的弩箭飞矢直指身在半空无处借力的文必胜。

        力从地起,兄妹二人心有灵犀配合默契,正常来说已是必杀之局。可半空的文必胜再次展示了其变态的反应。

        右手挥刀弹开一支弩箭,又微侧脑袋恰到好处的避开另一支羽箭。下落之时面对沈七夜上步捅来的大铁棍子,左手轻拨避开,右手飞刀甩向一旁的小鱼儿,落地一瞬一拳轰向不及防守的沈七夜!

        沈七夜胸膛上坚实的挨了这一拳,直接被打得后退两步一下坐在了地上,一声闷哼,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瞬息之间,杀招频出,却是被文必胜一一化解。所谓差距,大抵便是如此了。

        伺机的沈小鱼被临空的飞刀影响没了出手的机会,眼见二哥被一拳放倒,眼睛通红急急上前,也是学着二哥把自己的佩刀掷出。

        躺地上的沈七夜见此,是又急又气,可胸膛火辣辣的疼,用嘶哑嗓音的吼道“。跑,跑啊!!你,你这。。。”

        然,飞掷佩刀这招在非凡怪力的沈七夜手上也不能伤到文必胜,又何况是实力稍弱的小鱼儿呢?文必胜脚下都不曾移动,直接挥手震开。

        兄妹二人已是万念俱灰,沈小鱼发疯似的扑向地上的沈七夜像护犊的老母鸡般的一手搂住二哥用力的将他抱进怀里,一手抬起自己小弩。

        可她甚至都没来得及装上箭头,持弩的右手是微微颤动,里面的心脏却是急剧颤抖!

        文必胜一脸的淡然冷漠,双手蓄力正要上前结果二人,却突觉后背一寒!

        “贼子敢尔!!!!!”

        一声压万方,寒光先至,而后铁枪如龙呼啸长空,那人稳稳落于地上背后一团黑影张牙舞爪咆哮舞动!!

        文必胜闪身避开飞来的铁枪,冷眼珠注视着来人,而那人亦是没有着急动手,只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文必胜像是来回的确认什么。

        也在这眨眼对峙间,天空上绽出一朵洁白的小花,短暂的点亮了漫漫长夜。

        借着微光,沈家兄妹两个看清楚了来人:一身红袍蟒纹飞,一柄长刀腰间佩。一袭斗篷卷风尘,一张面孔岁月追。

        联系上那铁枪,沈七夜便知道了来人是谁。

        霹雳神枪——罗飞!大武锦衣卫武定卫指挥所千户即最高长官,一位年近花甲功名赫赫的老前辈,一位荣获赐服得到多少年轻锦衣卫敬仰的老家伙。

        天上的烟火闪过以后,锦衣卫的大队人马便将杀到,救星是终于来了。想到此处,沈七夜心中一松,却是口中一甜嘴角溢出点点鲜血。

        这可是把搂着他的妹妹吓得不轻,小鱼儿再不管这骤然改变的局势,她只晓得:这就算死,也要死得好好看看,即便做了鬼也要清清秀秀,干干净净的到了地府也能来世投胎做个公子千金。

        小鱼儿眼角流出心疼的泪水,又伸出袖子为二哥细细的拭去脸上殷红。

        沈七夜倒是不晓得妹妹心中如是所想,他只认得:

        今夜这出戏,是终于要落幕了!

        wap.

        /110/110192/28596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