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熟人

第四十七章:熟人

        诸子剑记得入船时的那条通道也是这样,漆黑一片,但是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绕那么多弯。

        沐林小声说了一句,“快走到甲板了。”

        话落,惠溪随即停下了脚步,她解释道:“小女子只能将两位带到这里了,往前再走几部就到甲板。接下来的路会有专人负责。”

        话落,诸子剑听到惠溪离开的脚步。

        “沐林,你跟着我。”

        诸子剑牵着沐林走出了通道。

        刚跨过门就听到门外传来巨大的海浪声和怒吼的风声,震耳欲聋像是凶猛的野兽正在呲牙咧嘴。

        “今日的海浪比以往大了一些,但是客人们不要担心随我来即刻。”有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

        她道:“各位大人,请往左边走。”

        “现在还不能取面罩吗?”诸子剑出声询问。

        “只能达到目的地之后才能取消面罩。”女声冷冷道:“客人这是规矩。”

        “那就有劳姑娘带路了。”沐林笑着回道,然后悄悄地扯了扯诸子剑的衣袖。

        意思很明显,不要轻举妄动。

        隐藏在面具下的诸子剑眸光变得越发冷冽,从上船那刻起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现在应该是卯时,旭日东升,正是太阳升起的时候。

        可是上甲板后却感受不到一点阳光,就算带着面罩也不可能一点光线也看不到。

        耳边的浪声响彻云霄,今日怕是不适合出船。

        “客人们请跟紧,我们现在即将出船。”女声再一次响起。

        诸子剑不作声响,挪动脚步移到沐林的身前,轻声道:“你跟着我。不要说话”

        沐林点了点头,乖巧地拉着诸子剑的衣袖,微微扯了扯,以示回应。

        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何诸子剑会做出如此举动,但是她说,他就听。

        诸子剑领着沐林跟紧女子的脚步,顷刻间,轰雷掣电。

        “哗,哗,哗”雨水重重地打在甲板上,海浪的呼啸声震耳欲聋,怒吼的风声发出呲呲的声音。

        “客人们,突遇天气骤变,海浪也越来越大。所以只能麻烦各位大人们重回大殿大厅,等天气转晴确保安全后我们再一同出航离开。”有一道冷静的男声响起。

        话落,一道道声音顿时炸开了花,此起彼伏。

        “这还是我上船之后第一次遇见如此知大的海浪,不知道能不能安全度过。”

        “这有什么?这海船坚固无比一定不会有事。”

        “那可不见得,还记得鲁国的有一艘海船不也是被海爆摧毁得四分五裂。早知道我今日就不上船了!”

        叹息声,反驳声,赞同声接连不断地出现,雨水也越下越大。

        “客人们,为了你们的安全请跟着船上的小厮各自进入船内避雨。切记不要慌乱。”语气冷淡的男子再次出声提醒。

        这时,有人提出了疑问。

        “还不能取面罩吗?这雨下得这么大,我们带着面具又带着面罩怎么跟得上去?”

        又有人说:“对呀,这雨下得这么大,我都不知道怎么走,而且这船还晃得厉害。”

        海浪掀起一道又一道浪花打在甲板上,浪起伏着冲击着船身,整条船都在剧烈地晃动。

        大家的心里都感到几分慌乱,不知该怎么办。

        “客人们,海船的规矩,没到目的地之前绝不能脱下面罩。”男声再一次响起,语气多了几分清冽和严肃。

        雨水下得越来越大,周围喧闹的声音也逐渐消失。

        诸子剑拉了拉沐林的手,两人默契的转身往来的方向走去。

        沐林小声问:“剑,你记得路?”

        “你跟着我,不要走丢了。”诸子剑拉着沐林重回了刚才通道。

        她没有跟着船上的小厮,而是选择自己原路返回。刚才在行走的过程中她一直在记路,就是为了以防任何意外发生。

        这艘船除了沐林,她不信任任何人。

        两人在通道里一路疾走,终于返回了大殿的中央。

        “剑,你的记性真好。”沐林取下了面罩,眯着眼面脸佩服地看着自己的小伙伴。

        因为长时间的黑暗,诸子剑取下面罩后也感受到短暂的刺眼。

        她眯着眼环顾了四周,大厅内出现了几道黑色身影,一人站在一个角。每个人都蒙着脸,手持一把长剑。

        “我们现在怎么办?回房间?”沐林问。

        诸子剑点了点头,“先回吧,估计要明天才能重新出船。”

        这艘海船坚固无比,体型庞大,却也被海浪一直冲击着,船身一直在晃荡。

        可见这次的暴雨是如此迅猛激烈。

        “也好,我都困了。一个晚上没休息。”沐林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走吧。”诸子剑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有一道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去路。

        “且慢。”

        沐林一脸疲惫得转身,十分不耐烦。

        他怒气道:“谁来打扰爷的好觉!”

        一名男子一袭深蓝的长袍,袖口采用蓝色滚边,雨水和衣袍结合在一起,将衣袍的颜色渲染得加深了几分。袍子微微敞开,可以看到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细腻的皮肤。

        是一个湿漉漉的美人。

        诸子剑记得他就是那位在玄月阁偶然遇到的贵公子。

        不过他怎么也在这里?

        “你谁啊?”沐林横档在诸子剑和美人中间,语气十分强硬。

        “自然是来交朋友的。”美人语气平稳没有起伏,但是音色却格外悦耳。

        他微微颔首,“齐某见兄台身姿挺拔,气质卓越,想必是一位优秀的好男儿,故特来拜会。”

        沐林很有自知之明的转头看向诸子剑,眼神里充满了疑惑:这个小子什么情况?

        诸子剑微微颔首:“兄台过奖,我们还有事就此告辞。”

        话落,她一个转身,疾步朝楼上走去。

        沐林走之前瞄了一眼美人,然后跟着诸子剑离开。

        美人停在原地,望着前方走远的两人,嘴里嘟囔了一句。

        “后会有期。”

        “剑,你确定你不认识刚才那位美男子?”沐林没有忍住好奇心,终于开口询问,“你确定不是你认识的熟人?你是不是有失忆过?”

        “不认识。”诸子剑顿了顿,双眸微闪,“以后也不会认识。”

        wap.

        /110/110195/28598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