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皇后是权臣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顾瑾的宠妾

第一百八十三章顾瑾的宠妾

        没过几天董嫔便被诊出了喜脉,太医那里楚墨已经安排好了,自然不会泄露其中内幕。

        董嫔有孕的消息迅速流传开来,楚墨表现的十分喜悦,大手一挥,便又给董嫔升了位份。

        董嫔摇身一变成了董淑妃,楚墨又为董淑妃设椒房,赏赐如流水一般被送了过去,一时间董淑妃隆宠至极。

        朝中很多大臣都心中焦急,这些大臣的家里都有女儿要参加选秀的,选秀进宫是为了能得宠,能恩及家族,可不是为了给董淑妃做陪衬,以后终老后宫的。

        不是这些大臣担忧太过,实在是先皇的例子太过深刻。

        先皇便是个情种,萧贵妃独霸后宫数十年,搞得其他妃嫔全都守了活寡,如今新君又是独宠的苗头,大家如何能够不忧心。

        众大臣一起上书让皇帝尽快选秀,皇帝是答应了的,但谁知董淑妃竟然闹了起来,不管是皇帝劝说还是太皇太后出面,董淑妃都不为所动。

        最后说的急了,董淑妃就嚷嚷着肚子疼,说若是后宫进女人,她这一胎怕是要保不住了。

        因为这件事,满朝皆是哗然。

        当年萧贵妃何其受宠,却也没敢如此嚣张的,如今这位董淑妃竟然公然闹了起来,群臣无不是愤愤然。

        但皇家本就子嗣单薄,董淑妃肚子里还怀着皇帝的第一个孩子,大臣们投鼠忌器,也不敢对董淑妃如何,生怕孩子要是有个万一,自己拿了全家老小的命来填都赔不起。

        最后在董淑妃的坚持下,在楚墨的妥协下,在大臣的愤慨下,这场选秀彻底取消了,而董淑妃也成了满朝文武的眼中钉,成了祸乱朝纲的首号奸妃,其臭名竟然还在萧贵妃之上。

        董淑妃知道这些也只是笑了笑,她不在意这些骂名,奸妃总比弃妃要好,得罪了这些大臣她顶多挨骂,但是得罪了皇帝,她唯一的出路就是冷宫了。

        反正有皇上给她做后台,退一万步讲,即便到时候收不了场,大不了她就假死出宫,只要皇帝念着她的好,出宫了以后她的小日子也差不了。

        选秀取消后楚墨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还没松多久,他就被一个消息给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了。

        顾瑾竟然纳妾了,而且还纳了一个美貌绝伦的女子为妾,据探子传回来的消息说,顾瑾对那个女子好的不得了,简直是捧在手心里的那种疼爱,可谓是予以欲求的地步了。

        看到那张飞鸽传书送回来的信,楚墨的牙咬得咯吱吱的作响,御书房里酸味十足,简直赶得上陈年老醋的作坊了,光是闻味就能酸倒了牙。

        “给我查查那女人到底是什么地方出来的,免得顾瑾一时不察中了人家的美人计!”楚墨咬牙切齿的说着。

        楚墨哪里是怕顾瑾中美人计啊!他完全就是醋海滔天,但他又不能直说,只能随便找个借口搪塞罢了。

        哪里来的妖女竟然敢勾引他的女人...呃...也许是男人...

        不管顾瑾是男人还是女人吧!那个小妾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想到密报中顾瑾和那个小妾秀恩爱的描述,楚墨的牙都快咬碎了!

        楚墨紧紧握着拳头,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持理智不砸杯子。

        御书房里本没有人,楚墨的话音落下,也不知从哪竟然出来了一个黑衣劲装的男人,男人跪在了地上领旨,然后站起了身又消失了,但究竟去了哪却也没人能看的清。

        朝中大臣不知道,太皇太后也不知道,就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时候,他们眼中年轻稚嫩的皇帝已经飞快的成长了起来。

        一年以前,皇上还会因此一场刺杀狼狈不堪,还会因为太皇太后的拿捏而不得不做一些妥协。

        可是短短时日,楚墨就已经有了一股暗中的力量,这股力量虽还羸弱,但却足够让他不再束手束脚,他如今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假以时日,他将会成为真正的一代帝王,天下将无人再能撼动他的地位。

        呃...当然,这里面除了顾瑾!

        和快,关于顾瑾那个新的小妾的消息就被传回来了,让楚墨惊讶的是那个小妾竟然不是女人,更让楚墨惊讶的是那个小妾不止不是女人,他竟然还是个海匪。

        他居然是那个杀了前登州卫都指挥使的海匪新月。

        顾瑾的保密工作做的还是很到位的,要不是楚墨手下的人实在厉害,恐怕还没人能查出顾瑾这个宠妾的真正身份。

        可是为什么一个江洋大盗会假装成女人给顾瑾做妾呢?

        说起这件事,那就要从半个月前谈起了。

        半个月前,也就是顾瑾被传身有残疾的那个时间段,其实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只是这件大事被冯魁给压下来了,所以朝廷中并没有太多人知道,即便知道,但碍于冯家的势力,没人把这件事拿到朝会中来说。

        这件事冯魁之所以干涉是因为事关冯海,而冯魁之所以会极力隐瞒,是因为冯海实在太蠢了,若不是顾瑾出手,冯家现在都要给冯海办丧事了。

        要说起冯海的这件蠢事,那这时间段就还要再往前面推,一直推到冯海和顾瑾联手剿杀倭寇的时候。

        和冯魁不一样,冯海并没有带过兵,抛开在京城里打群架的事例来看,这场剿倭行动其实是冯海人生中第一场光辉的战绩。

        剿倭行动之后,朝中对冯海也大力表彰了一番,冯海因此开始飘飘然了起来,他觉得倭寇也不过如此。

        剿倭行动结束之后,冯海跃跃欲试的想出海追击倭寇,但却被顾瑾给拦住了。

        顾瑾让冯海抓紧训练登州卫水师,寻防海岸,防止倭寇前来袭击即可,切不可冒进出海,以免在倭寇手里吃了亏。

        冯海很不服气,他本就心高气傲,训练了一段时间后他就耐不住了,于是就做出了一件极不理智的事,他竟然瞒着顾瑾,开着两条船,带着登州卫的官兵出海了,并且豪言壮志的说要灭了所有倭寇,让顾瑾看一看他的真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