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港综:从拘灵遣将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坤哥,别沮丧还有新世界呢

第四十三章 坤哥,别沮丧还有新世界呢

        房间内,“巴闭”躺在病床上,双目无神的看着花板,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

        他竟然还醒着?!

        陈浩南有些意外,缓步走到床边,随手拿起了挂在墙上的病历本,很自然的道:“查房,现在感觉怎么样?李乾坤……李乾……坤先生?”

        他猛地看向病床,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巴闭”竟然是靓坤!

        陈浩南眼角抽搐,一边在心里骂大二猪头猪脑,这种事情也能搞错。一边放下病历,随时准备离开。

        坤哥如若未闻。

        陈浩南心里面松了口气,用安慰的口气道:“李先生,你的情况还算不错,注意保持,还是有恢复希望的!”

        他完转身便要离开。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道声音幽幽传来。

        “阿南,你是来杀我的吧?”

        陈浩南顿时僵在原地,他茫然回头:“李先生,你是在跟我话吗?”

        靓坤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眼神依旧涣散着,虚弱道:“别装了,我认得你的声音!大佬b还真是心急呀,知道我侥幸活下来,立刻就把你派了出来,所以,这件事是他做的吧?”

        陈浩南沉默不语。

        “你还在等什么?动手啊!”靓坤平静道。

        陈浩南有点冒汗:“坤哥,如果我这只是个误会……”

        “别把我当傻子!”

        靓坤忽然转过头,不带一丝人类情感的盯着他:“我让你动手!”

        “坤哥别笑了,同门相残可是要死在万刀之下的,我真的是来看你的,看来时间有点不凑巧呀,我下次再来!”

        完,陈浩南推开门便要离开。

        可刚迈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

        门外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个人,正一脸笑意的盯着他。

        “巴闭!”陈浩南涩声道。

        “陈浩南!我们又见面了!”

        “巴闭”咧了咧嘴角,道:“抓住他!”

        ”巴闭”身后,五六个弟猛的扑了上来,顶着陈浩南冲进病房,房门一关,里面顿时传出叮叮咣咣的声响。

        “巴闭”转身守在门口,本能的想摸根烟,却掏了个空。

        他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自己穿着病号服。

        “没想到意识投影如此真实啊,五感虽然有一定的削弱,却确确实实的存在,而且白福也很不简单,竟然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巴闭的死人身躯武装的跟活人一样。唔!这样的话……巴闭的利用价值就大!”

        陆辰低头思索着。

        没错,如今操控这具身体的并不是白福,而是远在长洲岛的陆辰。

        如果不是白福主动联络,陆辰也不知道【五鬼搬运法·绿】还有隐藏能力。

        当然,这跟陆辰掌握了【拘灵遣将·金】有很大的关系。

        其他人就算是修炼有成的道士,也最多借助法坛远程操控,若是敢使出意识相连,远程附身的能力,不出一刻钟,魂魄便会被阵法反噬,魂飞魄散。

        就在几分钟前,白福忽然示警,陆辰随后意识一阵模糊,等回过神来,就已经换了巴闭的身体。

        当时,他正好站在走廊窗口前,亲眼看到了陈浩南等人从面包车上下来。

        于是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怎么这么吵?”

        就在陆辰思考着,一个护士听到杂音走过来,抬手就要推门进去。

        陆辰连忙阻拦:“护士姐,里面病人正在发羊癫疯,上一个护士脸被划伤了,所以来了几个护工正在帮忙控制病情。你快进去看看吧!”

        护士像触电一样缩了手。

        “啊?原来是这样……那……我这就去叫保安!”

        “已经有人去叫了!咦?里面没声音了,护士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了不了!我还要去拿药!”

        护士连连摆手,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门牌号,皱眉道:“谁这么无聊呀,把302和303交换了?这不是捣乱么!”

        护士走上前,将门牌号从卡槽中取出,重新交换回来。

        “早就跟后勤部让他们弄固定的门牌号了,偏偏这种更方便,方便个大头鬼,这都是第几次了,净给我们找麻烦!我一定要跟护士长好好!”

        护士不满的念叨着,抱着病历本走了。

        此时,房门打开,一个弟道:“巴闭哥,搞定了!”

        “嗯!”

        陆辰转身进屋,吩咐道:“多叫点人过来守在门口,警惕一点,谁都不许靠近!”

        “知道了!”

        弟领命而去。

        病房内,靓坤依旧斜躺在病床上,陈浩南被反扭着胳膊,压着跪在床前。

        “果然不愧是最近的风云人物,有点聪明,可惜还是没脑子!”

        陆辰凑过去,像看什么新奇动物似的仔细打量一番,道:“在医院杀人,你怎么想的?以为这里是三温暖呢?”

        陈浩南挣扎了一下,被按得更死了。

        “巴闭,你别得意,今算你命大,老子下次绝对弄死你!”

        “还想有下次?”陆辰倍感荒谬,怜悯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这么真怎么做人家大哥呀!我还是做做好事,别让你祸害你那帮兄弟了!”

        陈浩南目呲欲裂,吼道:“有什么事冲我来,对付的算什么本事?”

        “哟?教我做事啊?你还不够格!”

        陆辰拍了拍陈浩南的脸,淡淡道:“把他嘴堵上,捆好了扔在一边!”

        “是!巴闭哥!”

        几个弟连忙就地取材,脱袜子的脱袜子,解裤带的解裤带,三下五除二便将陈浩南捆了起来,扔到墙角。

        陆辰看一下靓坤:“你又是什么情况?”

        “要你管!”

        靓坤转过身去,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陆辰有点想笑。

        看靓坤这幅衰样,心情真是愉悦的不得了。

        比看到陈浩南被扁得鼻青脸肿都高兴。

        自从进入病房起,他视线右上角【+1.+1……】的提示就没断过,快乐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一千大关冲去。

        陆辰眨了眨眼,走到床头去拿病历。

        刚伸手,靓坤一把抓住陆辰的手,阴沉着脸道:“你想做什么?”

        “关心一下你的病情啊!还能做什么?”

        “用你关心?有这闲心不如想想怎么还钱啊!真当钻石能把帐抹平啊?你还差我五百多万呢!”靓坤恶狠狠的道。

        陆辰不在意的道:“五百多万而已嘛,又不是什么大钱,下次见面给你!”

        着便要挣脱靓坤的手,哪知靓坤用力更猛,死死地抓住陆辰的手不放。

        “谁知道你能活到哪一?钱我今就要!”

        “行!我看了病历就给你!”陆辰忍着笑,一本正经的道。

        靓坤都要疯了,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家伙的脑袋是榆木疙瘩呢。

        老子都到这份上了,他还理解不了?

        不对!

        这混蛋是故意的!

        想通了这一点,靓坤眯起眼睛,威胁道:“巴闭,你是不想合作了吧?”

        陆辰手一顿,故意沉思两秒,果断摇头:“不想了!”

        靓坤还要什么,却被陆辰一巴掌拍开手,“今破大,我也要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他一把摘一下病历,迅速后退翻看起来。

        “啊——!”

        靓坤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猛的从病床上翻起来,随后一头扎在地上。

        他奋力挣扎着,可刚刚做完手术的他,麻药劲儿还没过,手脚根本就不听使唤,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挂在床边上。

        不上不下的活像只挂大螃蟹,张牙舞爪。

        “整根切除?哈哈!”

        陆辰忍不住笑出声来,靓坤眼神迅速暗淡,面如死灰的放弃了挣扎。

        “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有点开心过头了!哦不,我是,我很难过,哈哈哈哈……”

        陆辰几次忍笑都没成功,最后干脆放弃畅快的大笑起来。

        弟们面面相觑,看一下靓坤被包的跟大象腿一样的裤裆,眼神也逐渐变得古怪起来。

        就连一旁的陈浩南都惊了。

        就在这时,傻强忽然冲了进来,喊道:“坤哥,不好了,有人闹事,飞仔全死了……”

        话刚出口便戛然而止,傻强警惕的退后了一步,伸手入怀,盯着病房里突然多出来的几个陌生人。

        陆辰忍着笑,挥舞了一下手上的病历本:“傻强,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吧?”

        “巴闭哥,原来是你呀……”

        傻强放松下来,看了一眼大头朝下搓在床边的靓坤,果断无视。

        “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坤哥,医院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赶到,我先去处理一下哈!”

        他话还没完,便转身跑了。

        看着自动闭合的病房门,陆辰摇摇头:“靓坤,你这弟也不行啊!”

        靓坤默然无声。

        “都愣着做什么?没听见警察要来了吗?烈火在哪?”

        “烈火哥在旁边病房睡觉呢!”一个弟回答。

        “把他弄到台上去藏好!把烈火叫起来看守,告诉他,不能出岔子!”陆辰指了指陈浩南吩咐道。

        “是,巴闭哥!”那弟点点头,打开门观察了一下走廊,回身摆了摆手。

        另有两个弟一左一右,将陈浩南拎起来,三人一起离去。

        陆辰抬了抬下巴,道:“还愣着做什么?把坤哥扶起来!”

        又有弟上前,将靓坤扶回病床上。

        陆辰走过去,将病历本随手扔在一边,笑嘻嘻的安慰:“你也别太伤心,那东西虽然重要,却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

        去趟泰国,你还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方式享受欢愉嘛。

        听,最近中间人李云龙一直在找船去泰国,这家伙资格老,门路广,不定在泰国也很有办法呢?

        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联络一下?”

        靓坤如若未闻,显然已经哀莫大于心死了。

        “别这样嘛!你可是堂堂旺角扎fit人呀,身上那股舍我其谁的气势呢?”

        陆辰拍了拍靓坤的肩膀,一脸诚恳的道:“我这个人是很念旧情的,把兄弟做不成,兄妹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呀!”

        “滚呀!”

        靓坤终于破防,暴怒地推了陆辰一把。

        陆辰连忙举手:“好好好,别激动,别激动,伤口刚刚缝合,崩开了线可就有生命危险了!再……”

        陆辰挑了挑眉,嘴角带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你就不想报仇吗?”

        “报仇?”

        靓坤愣了一下,随即面容逐渐变得如同恶鬼一般的狰狞,他鼻孔喷着粗气,声音沙哑道:“没错!一定要报仇!我还不能死,我要把那王鞍碎尸万段!”

        “看吧!人生还是需要一个目标的!”

        陆辰趁机教弟,弟有些呆愣的点头,也不知道悟到了些什么。

        “走了,别打扰病人休息!”

        陆辰转头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扭头道:“对了,忘了,合作的事就算了,贩卖可可粉太没人性了,我怕生仔没有屎窟啊!嘿嘿嘿!”

        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陆辰带人离开了。

        靓坤死死的盯着门口,好半晌后在忽然冷笑一声:“没人性?有本事别让我找到机会,否则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没人性!”

        他伸手摸床头柜,手指抓了两下,空空如也。

        他回头一看,之前放在上面大哥大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他猛的想起“巴闭”离开时,手里抓着那件东西,顿时怒火冲上心头,一声大吼:“巴闭——!”

        随后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路过门口的护士被吓了一跳,推门进来查看,一下便看到了下半身不断渗出的血迹,急忙转身喊道:“不好了,三号床病人伤口开线了,正在大出血……”

        陆辰回到自己的病房,旁边弟将大哥大递过来,“巴闭哥,通了!”

        “嗯,你先出去!等等,现在谁在主持?”陆辰接过来问道。

        弟愣了一下:“烈火哥吧!”

        “最近烈火都跟着我,社团那边有什么事找绅士辰,跟下面人,他的话就是我的话!出去吧!”

        “是,巴闭哥!”

        弟有些摸不着头脑,想着绅士辰是哪路神仙走了出去

        “喂?巴闭哥,这么晚了,有什么好事关照啊?”

        话筒里,大佬b的笑声爽朗,亲切的宛如亲人。

        陆辰冷笑一声:“大佬b,少装蒜啦,陈浩南在我手里,你想让他死还是想让他活?”

        “阿南在你手里?巴闭,你这是什么意思?当我洪兴好欺负吗?”大佬b依旧装傻。

        “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懒得跟你废话,现在给你两条路,一,告诉我幕后主使是谁,掏两千万现金,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

        二,我直接干掉陈浩南,然后找人搞你,大佬b,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婆孩子就在港岛。

        别我不仗义,时间宽限到明中午,要是没有回话,就回家洗干净屁股等着找阎王报道吧!”

        陆辰冷笑一声,直接挂断电话。

        “白福,接下来交给你了!”

        陆辰在病床上一躺,意识回归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