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港综:从拘灵遣将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第三次抽取

第三十九章 第三次抽取

        停尸房,烈火低着头站在原地,手上的黑丝绒袋子已经没了。

        他叹了口气,直到人都走光了之后,才向外走去。

        “烈火哥?”

        “阿辰,你来啦!”

        刚出了门,便看到陆辰和苏建秋等在外面,烈火很没精神的打了个招呼。

        “我刚才看到医生推着病床出去了,什么情况?”

        陆辰扔过去一根烟,明知故问。

        “别提了!”

        烈火也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表情,他接过烟,点燃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感受着烟草灼烧着肺部的刺痛,精神才算好一点。

        他其实也分不清自己现在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按理说,巴闭死掉对他损失最大,毕竟旺角是全港最繁华的地带,盯着这里的社团不知道有多少。

        他的身份又不够,想继承巴闭的位置,无异于痴人说梦。

        可巴闭活过来,他同样不好受。

        这家伙最近逐渐癫狂,动不动就又打又骂,之前还只是丢脸,他就挨了两个巴掌,现在差点丢命,会不会挨刀恐怕都是个未知数。

        所以他只是觉得心很累。

        以前明明好好的,怎么短短几天,世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风云变幻?

        陆辰理解的点点头,跟着烈火向外走去。

        他脸上没什么情绪,心底却愉悦得很。

        今晚注定是个丰收之夜。

        只是白福附身在了“巴闭”身上,短时间内无法脱离。

        看来今晚得亲自出马了!

        一想到靓坤和龙根因为丢钱而愤怒的扭曲到面孔,他就忍不住高兴。

        【快乐值+1,+1,+1,+1+1……】

        【快乐值:1769】

        看到视网膜上闪出的数字,陆辰嘴角微微上翘。

        如无意外的话,今晚便能突破两千。

        又可以十连抽了!

        真希望这一回,会出现个有意思的词条!

        苏建秋瞳孔一缩。

        他看到了!

        就是那个诡异的笑容。

        这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让我如此的不安!

        苏建秋心中本能的警惕了起来。

        旺角警署前院,龙根叼着雪茄,看着救护车将巴闭带走。

        靓坤收好钻石,走了过来:“根叔,你刚才什么意思?”

        龙根吐出一口烟雾:“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来,依旧是我找买家,你去交货,我只要三百五十万会费!”

        靓坤微微挑眉:“啊?这么便宜我?不会吧!有什么条件直接说出来,大晚上的,我可没兴趣陪一个老头吹夜风!”

        龙根叹息:“真是无情啊,明明刚才还叫根叔的。”

        靓坤切了一声,没说话。

        龙根也不再调侃,道:“巴闭回光返照,坚持不了多久的,回去之后,我会尽快安排人过来接手旺角地盘,希望到时候不会出现意外!”

        靓坤打量龙根一眼,忽然笑道:“没问题,根叔吩咐,我们做小的绝对照办。对了,能不能先透露一下,接手的人是谁?

        我们说不定性格合得来,可以拜把兄第一起合作嘛!”

        “到时再说!”

        一辆虎头奔停在眼前,龙根懒得听靓坤废话,扔掉雪茄开门上车。

        “东西收好,过两天我会联络你!”

        说完不等靓坤回答,就将车窗升了上去。

        看着缓缓驶出警署大院的虎头奔,靓坤冷笑一声,坐上旁边的保时捷,在小弟的护送下,也跟着离开。

        ……

        慈云山一家夜总会,红男绿女,纸醉金迷。

        整个场子最大的卡座上挤满了纹龙画虎的壮汉。

        大佬b惬意的坐在正当中,被左右两个靓女喂酒喂水果,看着小弟打打闹闹,偶尔跳起来高歌一曲,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

        “b哥,敬你一杯酒!”陈浩南忽然过来敬酒。

        “好啊!跟你喝一杯!”

        大佬b笑着拿起杯子,两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阿南,这次事情做得不错,那扑街已经被送去停尸房了!”

        “大佬,街上有好多人看到我们动手,会不会有麻烦?”山鸡忽然从后边冒出来问道。

        大佬b看了他一眼,“能有什么麻烦?没有人报案,你见差佬什么时候自找麻烦了?”

        “也是哦!”山鸡挠了挠头,干笑着缩了回去。

        大天二从旁边钻出,笑着问:“b哥,南哥什么时候扎职啊?”

        大佬b还没说话,陈浩南便斥道:“说什么呢你?喝你的酒!”

        大天二一脸傻笑:“好好,我说错话,我饮酒,饮酒!”

        说着,他便抱起一瓶啤酒,吨吨吨灌下去。

        大佬b摇摇头:“好好帮社团做事,社团自然不会忘了你们的功劳,不过这件事办得顺利,应该也快了!”

        “谢大佬!”

        山鸡又冒了出来,举着一杯啤酒大声道:“共同举杯敬b哥一杯!”

        “好!”众人齐齐响应,纷纷举杯。

        大佬b又灌了一杯,等众人散去,正要起身去卫生间的时候,一个小弟忽然走了过来。

        “b哥,耀哥电话!”

        大佬b一愣,接了过来。

        “喂,耀哥,是不是找我打牌呀?今晚喝了很多酒呀……”

        “阿b,巴闭没死!”

        陈耀的一句话,大佬b就僵住了。

        “你说什么?”

        “巴闭没死,现在在明心医院抢救!他若真恢复过来,事情就麻烦了!”

        “我知道了!我会叫人处理好的!”

        大佬b挂断电话,神色阴沉下来。

        陈浩南敏锐注意到这点,凑过去道:“b哥,出了什么事?”

        大佬b看了他一眼,道:“巴闭没死,现在在明心医院。”

        “这不可能!”陈浩南脱口而出。

        可是看到大佬b怀疑的眼神,他立刻明白过来,起身道:“我去解决,绝不会留下手尾!”

        “阿南!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失手……”大佬b拍了拍陈浩南的肩膀,没有说后果,但陈浩南却心中一沉,已经有了答案。

        他不过是个四九,巴闭却是红棍。

        若和联胜铁了心要洪兴给交代,社团很难保得住自己。

        到时候如果不想死的话,唯一的出路便是跑路。

        他凝重的对大佬b点了点头,“山鸡,大天二,跟我走!”

        山鸡等人正玩闹呢,忽然听到大佬召唤,放下酒杯就跑了过来。

        “南哥,什么事啊?”山鸡问道。

        “别问,去准备家伙,我们去办事!”

        说着陈浩南便当先走出了夜总会,山鸡和大天二对视一眼,分别伸手招了招包皮和焦皮,快步跟出去。

        ……

        旺角警署,丰田gr缓缓驶出大院,汇入车流。

        开车的化骨龙瞟了一眼后视镜,问道:“辰哥,烈火哥脸色好难看呀,发生了什么?”

        陆辰奇道:“你没看到?”

        “没看到呀!我一直在跟那个小警察比气势,这家伙倔强的很,明明吓得腿软,却咬着牙支撑,要不是我心软放他一马,能吓得他当场尿裤子,哈哈哈!”

        化骨龙眉飞色舞,心情显然很好。

        苏建秋以一种看奇葩的目光看着化骨龙,心说你当我瞎呀?人家压根懒得理你好不好?

        陆辰也是有些无语:“巴闭哥回光返照,被送医院去了。”

        “回光返照?!”化骨龙瞪大眼睛。

        “怎么?不相信?”

        “不是不是!就是太吃惊了!”

        化骨龙连连摇头,勉强扯了扯嘴角,表示自己很开心。

        其实是个人都能看出他一脸的晦气。

        陆辰心道:巴闭这家伙还真是不受待见。

        “辰哥,我们现在去了?医院还是回红浪漫?”

        “都不去!”

        陆辰向后靠了靠,点了根烟,望向窗外。“去靓坤的大本营!”

        “靓坤的大本营?”化骨龙一脑袋问号。

        他看了眼后视镜,见陆辰完全没有再说话的意思,顿时有些慌了。

        靓坤大本营在哪儿啊?我不知道啊!

        他求助似的望向苏建秋。

        苏建秋本想视而不见,可不知道为什么,嘴巴却擅自动了起来。

        “在金鱼街麻将馆!”

        化骨龙甩了个懂事的眼神过去,嘴里却道:“诶,你也知道?不错啊,有前途!”

        苏建秋无语。

        金鱼街距离警署不远,开车不到五分钟,便已抵达目的地。

        陆辰推门下车,对两个要跟下来的小弟摆了摆手:“今晚没你们的事儿了,走吧!阿秋,留个联系方式给化骨龙,让他明天去接你!”

        “好的,辰哥!”苏建秋点头。

        化骨龙把着车门道:“辰哥,车子要不要留给你?”

        陆辰摆摆手:“你开走吧!”

        “那你自己小心!”

        化骨龙关心了一句,便驱车离开。

        他不知道陆辰要做什么,也不关心,他只知道今天晚上九龙赛狗,难得身上有钱,可不能错过。

        ……

        金鱼街算广场街道的一种,虽然不如波兰街繁华,但也是麻将馆歌房按摩院林立,一到晚上,整条街都是灯火通明。

        靓坤的店位于街角,属于最好的位置,上下三层,占地大概一万五千尺左右。

        这样的店铺放到后世,每年的租金也得四五千万起步。

        若是想买下来,那更是个天文数字。

        位置好,再加上罩得住,麻将馆的生意极好。

        陆辰一进门就看到了少说二十张台子,每张台子上都酣战正欢,穿着制服的小弟来往穿插,送些烟酒茶水,忙得不得了。

        “先生几位?”一名服务生走过来问道。

        “就我自己!”陆辰微笑道。

        服务生打量了一下陆辰,见他西装革履,气定神闲,皮肤白皙,头发也打理的很精致,判断是个有钱人,当下便带起了笑容:“那先生是想看看?还是想找人打牌?”

        “打牌!有什么推荐?”

        “先生希望打多大?”

        “越大越好咯!”陆辰淡定回答。

        “请跟我来!”

        服务生心中一喜,连忙在前面引路。

        陆辰亦步亦趋跟在后面,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港岛这边好像是打南方麻将,那种允许一炮三响的。

        以前貌似没接触过啊!

        他面色古怪起来,老子是来收钱的,该不会在台桌上马失前蹄吧?

        那未免也太丢脸了!

        白福暂时指望不上,那……

        陆辰瞟了一眼快乐值,见马上就要到一千八百点了,心中一动。

        烟雾字体随着心意浮现。

        【是否扣除一千快乐值,进行十连抽?】

        “是!”

        烟雾字体炸开,凝聚成了一个礼盒的形状。

        礼盒轻轻晃动,打开后,一个接一个光点随之蹦出。

        每一个光点展开之后,都会迅速形成几行字体。

        ……

        【恭喜宿主获得词条:幸灾乐祸·白】

        【说明:来自靓坤的词条,与常人不同的生长轨迹,塑造了他扭曲且张狂的性格,欺凌弱小是他的爱好,嘲笑他人令他心情愉悦,特别是把兄弟倒大霉的时候,尤为开心。】

        【能力:佩戴后,可在他人倒霉的时候,令自己心情愉悦。】

        【ps:高兴是高兴,快乐值就别想了!】

        ……

        陆辰撇了撇嘴:“废物!”

        “先生您说什么?”服务生转头。

        “没说什么!”

        “好的,请这边来!”

        ……

        【恭喜宿主获得词条:演员的自我修养·白。】

        【说明:来自张朗的词条,身为卧底的他,生活中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昨天可能是个烂赌的小混混,今天就会变成偷渡客,明天或许跑去坐牢。严苛的生存环境要求他,必须演什么像什么,否则就会死!】

        【能力:佩戴后,可获得张朗的演技加成。】

        【ps:谁让你起来的?导演还没喊咔呢!】

        ……

        【恭喜宿主获得词条:躲债之王·白】

        【说明:来自化骨龙的词条。从八岁起,他们家就只有高利贷会时不时上门拜访,多年的周旋,令他练就了一身躲债的本事,目前成功率已经可以达到百分之四十。】

        【能力:佩戴之后,有一定概率进入隐身状态。注意,概率会波动哟!】

        【ps:想追我的债?下辈子吧!】

        ……

        【恭喜宿主获得词条:杰森之魂·绿】

        【说明:来自水晶湖畔杰森的词条,被母亲献祭给恶魔的他,成为了一个杀不死的杀人狂,为了追杀一个人,他能干掉路上遇到的所有人。】

        【能力:佩戴后,每星期可指定一人召唤杰森附身,限时六小时。】

        【ps:追杀,我是专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