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港综:从拘灵遣将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巴闭“诈尸”

第三十八章 巴闭“诈尸”

        旺角警署,地下停尸房。

        嘭!

        烈火一巴掌将小弟扇了出去,吼道:“你说什么?大佬死了,你跟我说不知道是谁干的?”

        那小弟捂着脸,委屈道:“真的不知道呀,烈火哥。今晚巴闭哥高兴,在三温暖包场,来了好多人。然后有个胖子突然闹事,巴闭哥叫我们去处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巴闭哥就已经……”

        “废物!”

        烈火上去狠狠一脚,直接把那小弟掀了个跟头。

        他回过头,看着躺在停尸床上,一动不动的巴闭哥,眼睛都红了。

        就在这时,停尸房大门被猛地踹开。

        靓坤瞪着眼睛,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烈火看了他一眼,并没理会,反而是对跟在靓坤身后的龙根打了个招呼。

        “顶爷!”

        龙根没说话,掏出一方手帕捂住口鼻,走到巴闭身边打量了一下,随后便面色难看的问道:“这件事是谁做的?”

        “还在查!”烈火摇头回答。

        “那就继续查,查到了就通知我!”龙根面色阴狠:“我们和联胜过了几年安稳日子,看来有些人已经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了!”

        “王八蛋!谁允许你就这么死了的?给我起来!起来!”

        靓坤站在尸体旁,神游天外了片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暴怒扑了上去,双手扯住尸体的领子不断摇晃。

        “靓坤!你做什么?”烈火大怒,上前阻止,被靓坤一脚踹了回来。

        “我做什么?”

        靓坤一脸惊奇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竟然还好意思问我做什么?老子在管死人要钱啊!

        这王八蛋说好了今天给我一笔钻石顶账,现在人死了,钻石没看到,借了我的两千多万,也连屁都没放一个,老子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呀!”

        “靓坤,嘴巴放干净点,巴闭人死债消,再扯些有的没的,我让你走不出去!”龙根瞪着眼呵斥。

        靓坤不屑的撇了撇嘴:“就凭你?别以为你龙根当了两年坐馆,就可以大声说话,最近几年和联胜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得多。”

        “我们和联胜情况再不好,想解决你区区一个旺角坐馆,还是没问题的,不相信你就试一试!”龙根强硬的道。

        “切!”

        靓坤嗤笑一声,表情不屑,却也不再说话。

        龙根看向烈火,问道:“钻石是怎么回事?”

        烈火犹豫了一下,从怀里掏出黑丝绒小袋子,道:“就是前两天被人劫押运车抢了的那批南非钻石。”

        龙根眼睛一亮:“钻石竟然在你手里?快拿给我!”

        说着话,他便要上前去抓。

        靓坤一个箭步冲上去,死死地把住了龙根的肩膀,阴阳怪气道:“你小弟还在这里躺着就要抢财产,这不合适吧?”

        龙哥冷着脸,喝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区区一个洪兴仔,还轮不到你管我们和联胜的家事!”

        “鬼才对你们家事感兴趣,我要的是钻石!”

        靓坤看向烈火:“小子,你应该知道,这批钻石是你大佬顶给我的货款,我们可是把兄弟,他心心念念的就只有这点事了,你不会枉顾他的遗愿吧?”

        烈火顿时有些迟疑。

        龙根冷笑:“这批钻石价值五千万,巴闭才欠你多少钱?一千多万而已,你唬谁呀?烈火,把钻石给我,社团不但免了你今年的会费,我还可以支持你接替巴闭的位置!”

        烈火眼睛一亮。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靓坤就嗤笑一声。

        “你说接就接啊?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你当旺角跟荃湾和北角一样,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站稳脚跟?在旺角,没有我靓坤发话,别说他烈火,就算是你龙根,都立不住旗!

        这话是我靓坤说的,不相信你就试一试!”

        靓坤这话说得掷地有声,烈火顿时又犹豫了。

        “再说了,你说五千万就五千万呀?江湖规矩,见了血的珠宝最多值三成,用来抵货款刚刚好!”

        龙根冷笑:“没门路就说没门路,说什么江湖规矩?可笑!”

        “你个老家伙说什么?”靓坤顿时怒了。

        两人带着的小弟瞬间上前,大眼瞪小眼的对峙起来。

        警署大门外,一辆丰田轿车刚刚停稳,陆辰三人便陆续跳了下来。

        “喂!干什么的?”

        前台见三人步履匆匆,警惕地询问了一句。

        化骨龙刚要说话,被陆辰抬手拦住,微笑道:“这位警官,请问停尸房怎么走?”

        “又是来认尸的?晦气!走廊尽头下楼!等等,留下个人签字!”

        前台值班警察拿了个登记册过来,嘟囔道:“矮骡子就是烦!死个人而已,前前后后来了三四波认尸的,当自己是大众情人呀?”

        “喂!你说什么?你什么态度?”化骨龙顿时有些不爽。

        苏建秋冷眼旁观,既不主动,也不出声。

        “闭嘴!你留下登记,阿秋跟我来!”

        陆辰不耐烦地呵斥了一句,转身便走,苏建秋连忙跟上。

        化骨龙不情不愿的走过去,在那警察的注视之下,随便写了个鬼画符。

        警察拿过来看了一眼,扔到一边。

        “小子,你很嚣张呀,混哪里的?”

        化骨龙瞪眼:“怎么?嚣张犯法吗?哪条法律写是不允许嚣张?”

        警察瞪眼。

        化骨龙毫不示弱。

        两人针尖对麦芒的玩起了大眼儿瞪小眼儿。

        ……

        下了楼梯,拐过拐角,迎面便是闪着绿灯,自带阴间滤镜的停尸房。

        苏建秋虽然当了一段时间的卧底,但毕竟刚刚入行,还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绿灯一出现,就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陆辰反而眼睛有些发亮。

        这里阴气浓郁,应该诞生过不止一个鬼魂,只是为何一点残魂都没留下呢?

        是烟消云散还是离开了呢?

        随着靠近,里面的争吵声也传了出来。

        陆辰心中一动,屈指一弹。

        白福的身影一闪而逝,先一步没入了停尸房。

        陆辰走到停尸房门口,沉吟了一下后,反而站在了一旁。

        苏建秋不明所以,问道:“辰哥,我们不进去吗?”

        陆辰摇摇头,没有说话。

        他掏出一包烟抽出两根,递给了苏建秋一根,自己叼上一根点燃。

        好戏开罗,当然要坐在观众席上了,难道进去参演吗?

        烟雾升腾之中,苏建秋隐约看到了陆辰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可是当他再去仔细看的时候,笑容又消失不见,仿佛刚才只是错觉而已。

        苏建秋沉默站到一旁,犹豫了片刻,也跟着吞咽吐雾起来。

        里面,靓坤和龙根对视了好一会儿,见对方毫不退让,都是心中暗叫麻烦。

        龙根忽然叹了一口气,抬手把小弟们叫了回来。

        “靓坤,巴闭是你的把兄弟,也是我的头马,他死了我比你心痛!”

        “那可不见得!”靓坤嗤之以鼻。

        他嘴上不饶人,却也摆了摆手,把自己的人也叫了回来。

        龙根摇摇头:“这样吧,你把钻石给我,我找人出货,保证最少也能拿到四成货款,等到钱到手后,我只要三百五十万会费,剩下的都可以给你!你看如何?”

        “三成一千五百万,四成两千万,给你三百五十万,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最后只多拿到手一百五十万,你当我傻吗?”靓坤瞪眼。

        龙根皱了皱眉:“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和联胜这块招牌吧?”

        “不好意思!我哪个都不相信!”靓坤毫不犹豫摇头。

        “最多四成五!”龙根再次让步。

        “五成!而且交易的时候,我必须在现场!只要给我的那份数额够,你和买家有什么私下的交易,我一概不管!”靓坤直接亮出了底牌。

        他见龙根还要说话,立刻打断道:“爽快一点,别婆婆妈妈的,行就行,不行老子宁可吃点亏,三成落袋也不是不能接受。

        老子家大业大,这点亏损还是能够撑得住的!”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龙根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靓坤瞬间眉开眼笑,伸出手来:“这就对嘛,我就说龙根叔办事大气,值得江湖后辈敬仰!”

        龙根也笑,伸手与他相握:“少拍马屁!有能耐你给我降半成!”

        “那不行!”

        “哈哈哈!”

        两人哈哈大笑,心情似乎都很好。

        烈火看了看手上的钻石,很想说一句:钻石在我手上,你们两个说个屁呀!

        可是憋了半天,一点声都不敢吱。

        他在巴闭下面再威风,在旺角再有排面,也只是个四九而已,堂主和社团大爷说话的时候,哪有他插嘴的份。

        况且龙根可是根正苗红的顶爷,别说代他做决定了,就凭大佬挂了他安然无恙这一点,就能找他麻烦。

        所以,为了自己着想,烈火一点意见都不敢有。

        “那是我的钻石!”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停尸床上的巴闭就忽然坐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两人。

        大笑声戛然而止,一群人差点没被吓死。

        几个人哇的一声退后了好几步,全身戒备起来。

        有个家伙站立不稳,当场摔了个大马趴,啪的一声脆响,旁边人听了都觉得疼,这家伙却硬生生憋着,一个骨碌又爬了起来,飞快跑到几人身后。

        龙哥和靓坤表情凝固在脸上,他们脖子僵硬的缓缓扭过头去,见“巴闭”正眼神诡异的盯着他们,吓得头发都快要立起来了。

        “巴巴巴巴……”靓坤嘴唇直哆嗦。

        巴闭面无表情的道:“不用叫爸爸这么客气,还是叫巴闭吧!烈火!”

        “在,大佬!”

        烈火条件反射的应声,身体绷得笔直,腿肚子一个劲儿的抽筋。

        “这什么鬼地方?特么冻死了!赶紧给我找件衣服!”巴闭大骂。

        “是是……”

        烈火一叠声的回应,挥手一拳,将龙根带来的一个小弟当场砸晕,然后麻利的扒下了外套,远远的丢给巴闭。

        “巴闭”抬手接过,肢体有些僵硬的穿好,青白的面色顿时恢复了不少。

        龙根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

        他刚才说冷?

        有感觉,那就不是诈尸?

        这家伙没死!

        想通了这一点,龙根恐惧之意被驱散,他一把抓过旁边的小弟,飞快道:“快!快去叫医生!把警察也叫过来!”

        小弟撒腿就跑。

        靓坤也回过神,脸上带上悲喜交加的表情,迈着小碎步扑了上去。

        “兄——弟啊!你没死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做大哥的刚才有多么伤心!”

        他说着话,一巴掌拍在巴闭肩膀上。

        发觉触手温暖,不像尸体那样冰凉,顿时心中一定。

        tmd!吓死老子了,果然是活的!

        “巴闭”冷笑:“是啊,伤心得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龙根伤感道:“我们只是想尽快将账目白扯清楚,好专心为你报仇啊!对了,有没有看到凶手长什么样?”

        “哼!”巴闭冷笑:“不但看到了,我还知道他们是谁!”

        靓坤大喜:“太好了,是谁?告诉哥哥,我今天晚上就把他们抓起来!”

        “就是你们洪兴最近风头正盛的靓仔南,慈云山大佬b的手下,你去抓吧!”

        “嗯?”靓坤皱起眉头:“怎么是他?”

        龙根瞟了他一眼,不屑道:“说大话谁都会,一到动真格的时候就推三阻四,难怪你靓坤能做到扎fit人的位置!巴闭,这件事你说怎么办?如果需要社团出面,一句话的事!”

        巴闭冷冷一笑:“根叔,我想打慈云山!”

        “这个……”龙根瞬间卡壳。

        靓坤冷笑一声:”你还不是一样?就不要大哥说二哥了!兄弟,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巴闭没理他,可是直接闭上了眼,道:“烈火!”

        烈火条件反射的挺直身子:“在,大佬!”

        “放出风去,就说谁能帮我把大佬b干掉,我就捧谁上位!根叔,今天你把钻石拿走,下个礼拜我安排人去扎职,没问题吧?”

        “不行!我的货款怎么办?”

        龙根还没说话,靓坤便大声反对:“你别忘了,还欠我两千多万呢,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靓坤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巴闭眼睛都没睁,淡淡的道:“那你去干掉大佬b”

        靓坤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了,缓了好一会儿,才软下来道:“兄弟,你也要体谅体谅我。

        社团是有规矩的,对外我可以嚣张,对内要是敢越线,会被群起而攻之的!”

        “那就没得谈了!”

        “别别!你给我点时间,我来想办法,我来想办法!这样,我先叫人把靓仔南给你抓来如何?”靓坤用商量的语气问道。

        巴闭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龙根哼道:“抓把刀有个屁用?能伤到用刀的人一根汗毛吗?巴闭,你的要求我答应了,下个礼拜你来总堂,我一切都安排好!”

        靓坤猛地回头,盯着龙根的眼神充满杀气。

        龙根不动声色的使了个眼色,靓坤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

        什么意思?交易不变?

        龙根微微点头。

        靓坤眼珠一转,这才驱散了脸上的煞气,再次带起的笑容。

        就在这时,停尸房大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一个医生打扮的家伙推着移动病床冲了进来。

        “病人在哪?病人在哪?”

        “在这在这!”

        “那还不快点搬!停尸房这么冷,再耽搁下去,假死也变成真死了!”

        “快快快!帮手啊!”

        一群人七手八脚的帮忙,将巴闭转移到移动病床上后,急匆匆的推出了停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