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港综:从拘灵遣将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苏建秋,你是个警察!

第三十七章 苏建秋,你是个警察!

        苏建秋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

        他耳朵嗡嗡作响,只能听到自己心脏的剧烈跳动,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化骨龙一拳打在苏建秋的肩膀上,苏建秋吃疼,回过神来。

        “啊?”苏建秋痛叫。

        “啊什么啊,辰哥问你话呢!”化骨龙道。

        “什么?”

        “问你刚才为什么那么做啊,痴线!”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只是看到疯狗不将绅士辰放在眼里,就忽然很愤怒,然后……然后就一刀捅了出去……”

        苏建秋断断续续的说着,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脸的茫然和不可置信。

        刚才的事儿,竟然真的是他做的?

        该死,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苏建秋懊悔得直抓头发。

        化骨龙比了个大拇指,赞道:“够义气!现在这么有是非观的人可不多了!叫什么名字?”

        苏建秋眼神涣散,双手很不自然的颤抖,显然是还在震惊于自己刚才的举动。

        柳飘飘注意到了这一点,红润的小嘴儿凑到陆辰耳边,小声说道:“他好像在发抖!”

        陆辰轻笑不语。

        “苏阿秋!大家都叫我阿秋!”苏建秋机械的回答。

        化骨龙吐槽:“你的名字好土啊,好像二三十年代上的码头工人!”

        “你还有脸吐槽别人的名字土?要不要我把你的名字说出来,让大家欣赏一下?”

        陆辰表示最看不得这种乌鸦站在猪身上,不知道自己黑的家伙了。

        “都不要啊辰哥,开个玩笑而已!”化骨龙瞬间求饶。

        柳飘飘好奇起来:“他真名叫什么?”

        “喂,飘飘姐,我可没得罪你!不要赶尽杀绝啊!”化骨龙连忙说道。

        “好好好!我不问,不问了还不行?”

        她嘴上说着,却对陆辰使了个眼色。

        陆辰回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柳飘飘杏眼圆睁。

        陆辰点点头表示肯定。

        柳飘飘当下便啐了一口,转过身去。

        “不过阿秋这个名字还蛮不错的。回神了回神了!是不是第一次砍人?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会儿到夜总会happy一下,保管你一觉醒来什么烦恼都没有!是不是很辰哥?”

        化骨龙一副我是过来人,你这点儿心理问题根本不值一提的表情。

        陆辰笑道:“是啊龙哥,那要不然一会儿你请客?”

        “别别别,我是跟你的嘛!怎么敢抢辰哥的风头?你说是吗飘飘姐?”化骨龙顿时矮了一截。

        这几天跟陆辰四处转,每天出入上等餐厅,中餐西餐印度餐吃了一个遍,白天街机城,台球馆,晚上歌舞厅桑拿房,简直爽到飞起。

        如果辰哥不是隔三差五坑自己一下,不多就大出血,化骨龙觉得自己的体验会更好。

        “对呀!哪有做大哥的专门吃小弟的!”

        柳飘飘故意站在了化骨龙这边,还回头对陆辰皱了皱琼鼻,带着几分挑衅。

        陆辰惊讶的睁大眼睛,揽着她的手微微用力,让她贴的自己更近。

        柳飘飘挣扎了两下,却发现完全挣扎不脱,呼吸也越来越困难,顿时就心慌了,连忙露出了一个求饶的表情。

        陆辰这才放过她。

        在两人打闹的时候,化骨龙的注意力再次转到了苏建秋身上。

        “别这副样子!你抽身出来,绝对是个明智的选择。整个旺角谁不知道那条疯狗是癫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病抽风,以后肯定会踢到铁板上的。

        你这次这么勇,多少也算个人物,今后跟着辰哥混,难道不比跟着疯狗威风吗?”

        苏建秋眼神发直,并没有回答。

        化骨龙还要再说,陆辰突然开口将他打断。

        “好了,少说废话了,找个地方给阿秋压压惊,喝点酒就好了!”

        “没问题!那就去火舞……”化骨龙眉飞色舞。

        可他话刚说出一半,就被柳飘飘突然打断。

        “去红浪漫!我好几天没去上班,雅姐快把我的扣机打爆了,再不去露个面,肯定被她骂个半死。”

        陆辰皱眉:”不是早叫你别做了?”

        “不上班你养我呀!”柳飘飘翻了个白眼。

        “我养不起你吗?”

        陆辰俯身向前,眼神逼视,充满了压迫感。

        柳飘飘忙道:“哎呀!雅姐以前对我很不错的,我总不能直接扔下她不管吧,再说,自从跟了你,我根本没精力接别的客人。

        即便去上班,也只是在场子里坐坐,冲冲排面而已。

        等我一段时间嘛,等雅姐的情况好一点,我就不干了,一心一意跟着你!”

        “呐!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敢赖账,我可要翻脸!”陆辰严肃道。

        “是啊是啊,我说的!”柳飘飘白了陆辰一眼,语气中带着几分撒娇。

        化骨龙嘿嘿笑了起来:“那等会儿就要靠飘飘姐关照啦,推荐个上的货给我。”

        “这个你放心!”柳飘飘自信一笑:“到了我的地盘,保证让你满意!”

        ……

        另一边,烈火拿到钻石,片刻也不敢耽搁,急匆匆的跑回了财务公司。

        从路上就开始给大佬巴闭打电话,对面始终不接,这倒是稍微平复了一下烈火急躁的心情。

        联络不上是好消息,这代表大佬在开心。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烈火就发觉巴闭的脾气越来越古怪,以前最多是说话嚣张,负责打打人而已。

        现在就像是个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这家伙一直压抑的脾气,会什么时候爆发出来。

        烈火虽然莽撞,头脑也稍显简单,却也不小出大佬的霉头,无缘无故的倒大霉。

        巴闭能找到其他途径发泄一下,对他来说是个好到不能再好的消息了。

        回到财务公司,叫小弟简单的收拾一下血迹斑斑的现场,天黑之后,又到隔壁酒楼吃了一顿酒席,直到快到晚上十点钟,电话才终于打通。

        烈火还没来得及汇报消息,对面却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喂?这里是旺角警署,你是死者的什么人?”

        烈火脑子嗡的一声,他瞪着眼噌得站起身,喊道:“死者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咯!”对面的声音不咸不淡,根本没把他的愤怒和着急放在心上,依旧随意的道:“不管怎样,你们尽快通知亲属来一趟旺角警署认尸吧,就这样!”

        说完,对面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听着话筒中的盲音,烈火整个人都茫然了,神色木然的坐在椅子上,呆愣愣地望着窗外。

        周围几个小弟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通过刚才的对话和烈火的反应来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有时候凑上前去,觉得没什么好处,运气差了说不定还会被迁怒。

        他们可不想上赶着去挨巴掌。

        说好一会儿,烈火才猛的起身,外套都不拿就大步向外走。

        “走!去旺角警署!”

        几个小弟迅速跟上,财务公司很快便空无一人。

        白福的身影在窗户上一闪而逝,房间便陷入了死寂。

        ……

        与此同时,红浪漫夜总会的包间里,陆辰几个人正在开心的玩着骰子。

        柳飘飘贴在陆辰身上,化骨龙身边则坐了个身材高挑,长相很像陈宝莲的舞女。

        桌子上摆满了洋酒果盘,还有一些外卖送来的炸鸡和饮料。

        除了灯光略显昏暗,隐约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音乐声以外,跟朋友在一起聚会似乎也没有多大区别。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长得略显妖艳,穿着一身大红色长裙的舞女,斜斜的靠在单人沙发上。

        她并未参与四人的游戏,反而是眼神迷离的在旁观,朱红的嘴唇时不时吐出一抹烟雾,十分诱人。

        十五二十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一会儿,然后众人催促着化骨龙喝酒。

        化骨龙已醉眼惺忪,豪气云干的站起身,道:“喝就喝,喝完我们继续,我还就不信了,今天晚上我连一次都赢不了?阿秋,来帮我充充运气,我今晚一定要逆风翻盘呀!阿秋?阿秋?”

        柳飘飘笑道:“别喊了,阿秋比你喝得还多,去厕所吐了!你就别指望他啦,快喝快喝!丧婆,别神游天外了,去看看阿秋怎么样了!”

        “知道了!”

        大红裙舞女掐灭细烟,起身走向独立卫生间,她轻轻的敲了敲门,喊道:“秋哥,你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拿点解酒药?”

        “不……不用了!我只是觉得有点心慌,在这里多坐一会儿就好了!”卫生间里面传出了阿秋的声音,嗓音略微有些变调,像感冒了似的。

        丧婆对柳飘飘耸了耸肩:“好,有事儿随时叫我!”

        “好的!”

        化骨龙不满:“一个大男人喝点酒就老往厕所跑,要什么样子。哎呀不管他,辰哥,飘飘姐,小莲咱们来,这次我一定赢!”

        小莲笑着附和:“嗯,龙哥肯定赢。”

        陆辰瞟了卫生间的方向一眼,嘴角微微上翘,道:“行了行了!少喝点,等会儿还要吃夜宵呢!”

        “不行!今天一定要赢一次!”化骨龙红着脸,使劲摇头。

        此时卫生间里,水龙头哗哗的流着。

        苏建秋坐在马桶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神情有些发愣。

        手提电话里,质问的声音还在继续:“苏建秋!你tm是疯了吗?老子把你安排到疯狗身边,是为了让你调查他的犯罪证据,不是让你把他直接干掉!

        要是杀人能够解决问题,还会轮得到你?老子第一个掏枪把疯狗崩了!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啊!

        你现在倒是痛快了,案子怎么办?可可粉从何而来?怎么运转呢,厨房在哪里,马夫是谁,上家是哪个,从哪个码头进的港,现在都调查清楚了吗?

        你什么都没调查到,就敢直接动手?!脑子没病吧?”

        对面显然也是气急了,一大段话说下来,累得自己呼哧呼哧的。

        苏建秋嘴唇蠕动了一下:“sorry,sir!我也不知道……”

        “sorry?这种情况你跟我saysorry?不要玩我了大哥!”对面大声咆哮。

        苏建秋再次不说话了。

        话筒里只传来了粗重的呼吸声。

        片刻后,对面人的情绪逐渐平复下一些,再次开口道:“永远记住!你不是矮骡子,你是个警察。警队是有规矩的,就算是卧底,不会让你为所欲为!

        疯狗受伤很重,做了脏器摘除手术,幸亏没死,否则老子第一个把你抓捕归案!”

        听到这个消息,苏建秋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苏建秋向外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经过今天的事,绅士辰似乎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人,他是烈火面前的红人,这两天又被唯以重任,去熟悉荃湾的地盘。

        我觉得不了多久,烈火就会让他去荃湾散货,我想暂时先跟着他……说不定会有收获!”

        “绅士辰?”对面明显楞了一下:“哪里又冒出来了一个绅士辰?”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是通过巴闭中毒一事突然被重视的,暂时还没扎职,不过以烈火对他的重视程度,应该是早晚的事。”苏建秋回答。

        “行吧!那时就这样吧!”对面的声音明显有些不甘,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毕竟现在除了陆辰这里,其他根本没有人敢要他。

        谁也不想养一个敢从背后捅刀子的小弟。

        “挂了!有消息通知我!”

        对面撂下一句话,接挂断电话。

        苏建秋起身,飞速将电话关机,然后塞在腰腹部内侧的一个拉链小包里。

        系好皮带,整理好裤子之后,一点都看不出来。

        他站起身来,借着水流又洗了把脸,这才关上水龙头,一脸湿漉漉的推门走出了卫生间。

        刚走出来,他就被守在门口的丧婆吓了一跳。

        丧婆瞟了他一眼,道:“没事了?”

        苏建秋勉强笑笑,摇了摇头。

        “没事就一起玩儿吧,大家都在等你!”

        说着,丧婆便玩起了苏建秋的手臂,拉着他用沙发走去。

        化骨龙不满的大声招呼:“快点来快点来,上个厕所这么长时间,你来大姨妈呀?”

        就在这时,陆辰的电话响了起来。

        房间内瞬间安静下来,陆辰接起电话。

        “喂?烈火哥?什么?大佬挂了?我知道了,马上到!”

        挂断电话,陆辰直接起身。

        “出事儿了!我们走,去旺角警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