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港综:从拘灵遣将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巴闭:老子的钱呢?

第三十五章 巴闭:老子的钱呢?

        事实证明,陆辰有些高估古惑仔们的销售能力了。

        本以为第二天就能爆得雷,竟然一连三天都没事,直到第四天晚上,这颗隐藏起来的炸弹才轰然爆炸。

        啪!

        “钱呢?”

        烈火一巴掌将会计小胖子扇倒在地,双目赤红,如同一头陷入疯狂的野牛。

        “不知道呀……明明上次还好好的!”小胖子捂着脸颊,害怕的声音有些颤抖:“烈火哥,真的不关我的事,你可以查监控器,查监控器的!”

        “老子用你提醒?”

        烈火大吼,“监控录像我早就查过了,里面什么都没有,可是钱却偏偏不翼而飞了,那可是一千多万呀!”

        “烈火哥,我没拿呀,不是我呀!”小胖子不断哀求,他知道如果无法洗脱嫌疑,今天晚上就死定了。

        现在市面上出五万块,有不要命的小崽子敢杀人,这可是一千多万呀,足够他死上二三十次!

        烈火没再理会他,侧头喝道:“把那几个混蛋给我带上来!”

        “快点!快点!”

        几个小弟推搡着,将三个捆着双手的家伙推了出来。

        这三人都是一脸惊慌,刚看到烈火便腿肚子一软,跪在了地上。

        “烈火哥,不是我!不是我!”

        “烈火哥,我跟你快五年了,从来都没有办差一件事!不可能是我的!”

        “烈火哥,我是个孤儿,钱对我没有用,我不可能拿钱的,肯定是阿标,昨天晚上他还在抱怨没钱花!”

        “你放屁,老子对大佬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你才放屁,你干的缺德事儿多了,又是见钱眼开的性子,如果动手的人在我们之中,那肯定就是你!”

        烈火还没说话,三个人便吵成了一团。

        “闭嘴!”

        烈火一声大吼,三个人顿时静若寒蝉。

        “阿标,阿虎,鱼头中,我不管这件事是你们谁做的,把钱交出来,我放你们走!”烈火急促呼吸了片刻,强制稳定住情绪,冷漠的说道。

        三人同时喊冤:“烈火哥,真的不是我们做的,我们手中从不过钱,这是规矩呀!而且保险柜密码只有阿肥知道……”

        “你们胡说!”

        一看这三个人又要把锅甩给自己,小胖子顿时急了:“你们早就知道了保险柜密码,上次上厕所的时候,还在背后说我人头猪脑,密码被你们偷看去了都不知道!”

        “王八蛋,你敢给我们砌生猪肉?老子要宰了你!”

        当下便有一人红了眼睛,挣扎着要扑过去,被旁边小弟拉住之后,犹自骂骂咧咧,一部被侮辱了的样子。

        另外两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各种花样开骂,含妈量高得惊人。

        “够了!不给你们动点真格的,你们当我烈火是开善堂吗?不说是吧?好,给我拖下去打,往死里打!”

        烈火一声大吼,两侧顿时有小弟扑了上来,粗暴的扯着四个人的头发,上去就是一顿暴揍。

        三个看场小弟躲无可躲,被打的惨叫连连,不断大喊冤枉。

        小胖子则是被打的满地打滚,强调着躲避那些拳脚,一边躲,还一边大声喊着:“烈火哥,你信我呀,你信我呀,这件事真的跟我没关系!”

        烈火一言不发,死死的盯着四个人,像是想看穿他们内心似的。

        此时,一名小弟走到他身后,压低声音道:“烈火哥,已经拿到了楼道的监控录像,从那晚以后就没有陌生人来过!

        弟兄们去询问了左右的公司,和大楼管理员,都说没有听到异常动静。”

        烈火冷笑:“怎么说……可以肯定是内贼咯?”

        那小弟看了眼四人的惨状,犹豫了片刻道:“不好说,要不要找个私家侦探来看看?”

        “私家侦探?”烈火的牛眼瞪了过来,“你脑子秀逗了?不知道这些家伙都跟警方有联络吗?请私家侦探跟报警自首有什么区别?痴线!”

        烈火抬手给了他一巴掌,指着挨揍的四个人道:“去,给他们帮把手,一分钟后要是再没有人说,就给我把他们的手指一根根剁下来!”

        “……是,烈火哥!”

        那小弟怜悯的看了几人一眼,正准备依照吩咐办事的时候,公司大门忽然一开,一个小弟快步走进来。

        “烈火哥,巴闭哥到了!”

        “什么?”烈火吃了一惊,他猛的转头看一下自己的小弟,像一只愤怒的狮子一样,从喉咙里面发出低沉的吼声:“谁把消息捅出去的?是谁?”

        小弟们面面相觑,就连打人的几个家伙也都停了下来,一群人互相打量着,眼神或平静,或愤怒,或警惕,或茫然,就是没人开口说话。

        “嘭!”

        此时,办公室的大门被一脚踹开,面色铁青的巴闭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烈火再顾不上发脾气,连忙走过去,低头道:“大佬,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

        巴闭瞪大了眼睛,惊奇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怎么?大佬上了报纸之后给你丢人了?现在连自己的公司都不能来了吗?”

        烈火连忙道:“大佬,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巴闭暴躁地打断他,眼神瞬间充满杀意。

        “我……我是说,你可以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带人下去接你……”烈火磕磕绊绊的陪笑。

        “提前跟你打个招呼?你好逃跑对吗?”

        巴闭一脸恍惚的点点头,然后一脚将烈火踹出老远。

        “你当我是白痴吗?”巴闭癫狂的大吼,“我的钱在哪里?”

        巴闭体型敦实,又是红棍出身,别看这些年被酒色消磨,拳脚依旧很重。

        他突然偷袭,又是踹在了烈火的肚子上,这一下打的着实很重。

        烈火都忍不住呕了出来,可是听到这句话后,仍忙不迭的爬起来,痛苦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在查,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把钱都追回来!”

        “两天时间?哼!”

        巴闭轻笑一声,忽然抓起一把椅子砸了过去:“我哪有两天时间给你?明天要交数啊!龙根那个王八蛋跟我要三百五十万,我拿什么给呀?拿你的命吗?”

        烈火又被椅子砸了一下,不过既不敢躲避,也不敢叫疼,闻言慌忙改口:“一天,大佬,就一天时间!”

        “一天我也等不及!”

        巴闭缓缓呼出一口气,淡淡的道:“钱我今天就要!你给我想办法!”

        “大佬……”烈火都快要哭出来了。

        巴闭嗤笑一声,粗暴的将旁边小弟推开,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上去:“其实你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是不是觉得,老子丢了这么大的人,已经成为江湖上的笑柄,没有资格继续当你大佬了?”

        “不是啊,大佬……”

        “所以,你先搞我的钱,再随便推个替罪羊出来,打消我的疑虑,等过两天被上头追债,走投无路的时候,再趁机给我致命一击?”

        “大佬……”

        “谁给你出的主意?龙根?大d大浦黑?还是林怀乐?不管是谁,你都是做梦!”

        巴闭对想解释的烈火理都不理,自顾自的说着自己推测,最后还恶劣的笑了笑:“他们不可能让你上位的!就算是靓坤亲自给你的承诺,都没有任何作用,这就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兄弟情谊,口头信誉,都是狗屁,只有钱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所以……”

        “把我的钱交出来!”巴闭忽然大吼,双眼圆瞪,布满血丝,仿佛一直发怒的狮子。

        房间里的小弟们被巴闭这种忽冷忽热,忽然平淡忽然暴躁的举动吓得禁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

        烈火此时也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在他看来,在经历过那件事情之后,巴闭已经疯了,变得完全无法理喻。

        房间内安静了十几秒钟,除了巴闭从急促到平缓下来的呼吸声外,没有任何杂音。

        又过了半晌,巴闭忽然平静的道:“烈火,我需要钱!龙根在逼我交数,靓坤在逼我给货款,这个江湖也在逼我……逼我变得更加疯狂,逼我重新拿回失去的一切,所以我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大佬……”

        烈火叫了一声便沉默了一下来,见巴闭死死的盯着自己,心中叹息一声,有些颓然的道:“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不过,若只是钱的话,我或许会有办法!”

        巴闭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前段时间,道上有一批南非钻石被劫,然后在私下交易的时候,买方又被黑吃黑了,这件事……”

        “我知道!”巴闭不等他说完,便打断道:“这件事是你叫人干的?”

        说这话的时候,巴闭表情隐隐带着一丝期待。

        “不是!”烈火摇头:“但是我知道,这批钻石在中间人李云飞手里!”

        “真的?”巴闭呼吸略微有些急促:“这批货是多少钱?”

        “据说是五千万的货,但黑市收获按照规矩只付三成……”

        “一千五百万……不不,运作一下,两千万也是有可能的!”

        巴闭原地踱步,眼睛越来越亮:“只要这批钻石到手,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运作的好了,说不定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好!烈火,做得好!你果然不愧是我最看重的头马!”

        巴闭抚掌大笑,笑声很是猖狂。

        烈火勉强笑着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用力的压在肚子上,勉强缓解一下钻心的疼。

        刚才那一下可不轻,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肠子都被踹断了。

        “太好了!太好了!”

        巴闭兴奋的转着圈,忽然指向烈火道:“把钻石给我拿回来,我就给你三天时间找钱,否则,别怪你大佬心狠请家法!”

        烈火咬了咬牙,低头道:“大佬放心,三天之内找不回来钱,我直接去刑堂领罚!”

        “好!”

        巴闭一拍巴掌,带着人转身便走:“今晚十二点之前,把钻石给我送过来!”

        “是!”烈火应道。

        公司大门砰的关上,房间内再次安静下来。

        烈火扭过头,恶狠狠的盯着地上满身是伤的四个人,道:“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接着打!”

        “是,烈火哥!”周围几个小弟猛得打了个激灵,再次冲了上去。

        四人吓得哇哇大叫:“烈火哥!烈火哥,饶命啊!”

        “真的跟我无关呀!”

        “我连办公室都没有进过!”

        “是外贼,烈火哥,是外贼呀!”

        可是不管他们喊什么,在打人者如雨点一般的拳打脚踢之下,最终都变成了一声声惨叫。

        烈火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按着肚子坐到一旁,拿起大哥大便拨了出去。

        “喂?阿辰你在哪儿?”

        “烈火哥?我在荃湾呢!化骨龙发现了个不错的地方,是个有些偏僻的街机城,每天晚上里面都爆满,我们准备……”

        “钻石的事!”

        烈火粗暴地打断了滔滔不觉得陆辰,道:“钻石有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

        陆辰的声音有些意外:“烈火哥有想法?”

        “你别管,就说能不能拿到!”

        “大体的位置我已经锁定了,若是人手足够多,应该没有问题!”

        “好!西贡码头是吧?一个小时后,我带人过去,天黑之前必须找到钻石,否则我要你好看!”

        “啊?”

        陆辰有些傻眼的声音刚刚传过来,烈火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忍着剧痛起身,叫道:“肥猪王!肥猪王!”

        “烈火哥!”

        随着招呼,一个身高体盘的大胖子快步走了过来。

        “带我去一趟鬼手李那!大佬那一脚太重了,我得去看看!”

        烈火哥抽着凉气,额头也冒出了冷汗。

        “哦,好好好!”飞猪王连忙上来搀扶。

        烈火跟着他一边向门口移动,一边道:“你们几个就留在这里继续打,谁问出钱的消息,我个人出十万!”

        一听有钱可拿,几个打人的烂仔都精神了起来,同声道:“知道了,烈火哥!”

        那四个倒霉蛋则吓得全是缩起来,恨不得变成一只乌龟。

        另一边,陆辰揽着柳飘飘从街机城里走出来,嘴上的烟随风飘散。

        “语气这么强硬,看来事情很紧迫呀!是发现钱没有了……还是钻石的事情被巴闭知道了呢?”

        “辰哥你在说什么?”柳飘飘奇怪问道。

        “没说什么!”

        陆辰摇了摇头,向后喊道:“化骨龙!走快一点,烈火哥召唤,我们得尽快去一趟西贡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