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港综:从拘灵遣将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蒋先生的意思是……

第三十四章 蒋先生的意思是……

        回到酒店,柳飘飘还在睡。

        陆辰没去管她,而是第一时间将白福召唤了出来。

        “老板!”

        白福微微鞠躬,面带笑意。

        陆辰点了点头,道:“钱呢?”

        “在这!”

        说着,白福一挥手,茶几上就堆满了整整齐齐的钞票。

        现金给人带来的冲击力是不言而喻的,就算陆辰上辈子并不缺钱,也曾用钱砸过人,但看到这么多钞票,还是会心生欢喜。

        他随手抓起了一摞,简单拨动了一下,听到钞票清脆的响声,嘴角微微上翘:“意外收获呀!不错,巴闭手里竟然有这么多钞票?”

        如无意外,这些应该就是巴闭欠靓坤的货款了。

        洪兴不碰粉,靓坤想挣钱,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破坏规矩,于是就拉了巴闭入伙。

        两人都在旺角混,又是把兄弟,靓坤出货,巴闭出人手,若这生意真的能够做起来,还真能日进斗金。

        之所以会后付款,一方面可能是巴闭没有钱,另一方面靓坤可能也是想将风险,全部推到巴闭这一边。

        毕竟警察抓粉佬,大多都是由下往上摸的。

        原剧情中,靓坤在停尸间咒骂巴闭欠他两千多万,应该就是这些钱了。

        “他们发现了吗?”陆辰问道。

        “没!不过按规矩,粉帐都是一日一结的,最迟明天晚上他们就会发现!”白福说道。

        陆辰想到今天晚上散出去的货,眼神闪了下。

        “那你明晚再去一趟,谁拿钱就跟着谁,然后把钱弄回来!”

        就算降价销售,那些货应该也有个六七十万。

        自己可还有差着八九千万的差额,能弄一点就是一点嘛。

        至于粉……陆辰又不是圣母,才懒得管那么多。

        今后接手了巴闭地盘之后,管好手下不去碰,就是功德无量了。

        “明白!”

        白福点头领命,闪身消失。

        陆辰点了根烟,盯着面前的钞票沉吟了片刻,缓缓将手压了上去。

        下一刻,烟雾字体果然随着陆辰的心意浮现出来。

        【检测到现金一千三百三十万七千元,请选择献祭额度】

        陆辰沉吟了一下:“一千万!”

        茶几上八成以上的钞票化作粉红色流光,消失不见。

        【专属词条升级任务:献祭一亿港纸】

        【当前进度:1/10】

        剩下三百三十多万,陆辰想了一下,都放进了酒店保险柜里。

        “看来,在巴闭没有被解决掉之前,这个房间我得长包下来呀!”

        按老理论,陆辰现在不过是个蓝灯笼,属于社团最底层的烂仔,属于毫不起眼的角色。

        可陆辰却穿西装打领带,手里还拎着个手提电话,等明天化骨龙搞来车以后,出入有有了车,若是身上再不缺钱,那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不对劲来了。

        所以这些钱,只能暂时放在保险柜里,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还不到花的时候。

        陆辰抬手挥散烟雾字,雾气扩散开来,又再次聚集成型。

        【快乐值:1375】

        【当前快乐值,满足十连抽的要求,是否进行抽取?】

        “否!”

        陆辰吐出一口烟,想起今晚不但天降横财,还跟阿红阿敏产生了交集,也算是收获满满。

        快乐值的收获属于意外惊喜。

        他本没把化骨龙放在眼里,没想到只是随手捉弄了一下,就产生了这么多快乐值。

        看来这个家伙也是很有潜力的嘛,值得深挖一下!

        心里想着,陆辰掐灭烟头,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脱掉西装外套后,晃晃悠悠的走进卧室。

        ……

        第二天一大早,昨晚巴闭哥被吊路灯杆的新闻,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港岛。

        随着各路热门报纸的火热销售,一张纸张粗糙,画像却很传神的传单也被传播了出去。

        笔者以夸张的手法,描绘了巴闭被龟甲缚的瞬间,那扭曲的身体和愤怒中带着羞怯的小表情,令每一个看到的人,都忍不住捧腹大笑。

        慈云山一家拳馆内。

        小弟挥舞着报纸传单冲了进来,兴奋的大叫:“快看快看!巴闭那家伙的报道出来了,照片上的表情好好笑啊!”

        拳馆里面很热闹,大清早,小弟们并没有急着练拳,基本上不是聚在一起闲聊,就是在专心致志的做着热身运动。

        听到有人提起巴闭的名字,众人都感兴趣起来,一群人瞬间挤过来,争抢着看报纸上的内容。

        有人抢到了传单,只看了一眼,就笑喷了出来!

        “噗!原来是这么吊在路灯上的?那个昨天晚上的新闻上,马赛克会打的那么夸张。这谁干的,跟他有仇啊?”

        “听说是他的头马烈火!”

        “哇,被刺大佬,这么劲爆?什么仇怨?”

        “喂!别瞎说,报纸上说是在治疗心理疾病,只是方法特殊了一点!”

        “是很特殊啊,这要是换个女的……嘿嘿嘿!”

        一群人互相看了看,一起嘿笑起来。

        “大清早吵什么!”

        大佬b从休息室走出来,似乎是刚洗完澡,正拿着条毛巾擦脑袋。

        一个小弟一把抢过报纸,快步送了过去:“b哥,是巴闭的新闻!”

        大佬b笑起来:“原来是那个衰仔,这还要看新闻?江湖上都已经传遍了,现在和联胜的出门都不敢开头,生怕被别人认出来!”

        话虽如此说,大佬b还是甩了毛巾,打开报纸。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整版的彩照,背景是人群密集的弥敦道,巴闭被绑着吊在路灯上,皮肤呈灰青色,歪着头,似乎处于昏迷状态。

        腰间系了一块白布,上写着:做馆大哥巴闭。

        旁边两行加黑加粗的大字:龟甲缚身暗爽晕厥,江湖大佬难言性p!

        “噗!”

        大佬b当场就喷了出来。

        “什么报纸这么敢写?不怕这家伙恼羞成怒,派人去烧了报社吗?”

        大佬b连忙翻到首页,直接上面写着九龙日报四个大字,顿时咧了咧嘴。

        这可是大报纸来的,背后是港岛真正的大人物。

        他别说只是洪兴一个堂主,就是龙头蒋先生,都不一定招惹得起。

        “难怪这么敢写!”大佬b摇头。

        “b哥,今天报纸卖爆了,几乎每一份都有巴闭的新闻,而且写的都不一样,你看这份官塘工业报,上面竟然写巴闭在做什么行为艺术,真是搞笑!”那小弟又递过来一份报纸。

        大佬b正要接过来,继续看新鲜的时候,身后有一名小弟快步走过来,手里拿着大哥大。

        “b哥,二爷耀哥电话。”

        大佬b接过电话笑道:“喂,耀哥,有什么好事关照啊!”

        “阿b,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陈耀的声音很平淡。

        大佬b有些意外的一挑眉毛,挥了挥手,周围的小弟顿时做鸟兽散。

        “耀哥,可以说了!”

        “嗯,今天的报纸看了吗?”

        “关于巴闭的?”

        “就是他!”陈耀淡淡的道:“他最近跟靓坤走得很近,有传言说他在帮靓坤散货。”

        “哦?”大佬b轻笑:“耀哥,这个玩笑可开不得,谁不知道我们洪兴是不碰粉的。靓坤毕竟是堂主,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规矩!”

        “他是没碰,这并不耽误在这上面赚钱!蒋先生的意思是,靓坤毕竟没有破坏规矩,刑堂那边不好处置,所以……解决掉巴闭,给他一个警告!”

        “这是蒋先生的意思?”大佬b确认。

        陈耀并没回答,只是道:“做得干净一点,别惹出太大的麻烦!”

        “没问题!”大老b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早就看那家伙不顺眼了!”

        挂掉电话后,大佬b随手招来了一个小弟,问道:“阿南在哪里?”

        那小弟道:“好像去了西贡码头。”

        “叫他们回来,我有事交代!”

        “知道了,b哥!”

        小弟点头,转身去打电话了。

        ……

        星级宾馆内,当耀眼的阳光照到双人床上的时候,柳飘飘悠悠转醒,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旁边,果然又是空空荡荡。

        反手在枕头下面取出几张钞票,柳飘飘泄气摔在枕头上,神色也暗淡了些许。

        “你在期待什么?他哪次不是这样!”

        柳飘飘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这才忍着全身的酸疼爬了起来。

        “这个混蛋!下次我要是再被一个电话叫出来,我就不叫柳飘飘!”

        她正咬牙发狠呢,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笑声:“那你准备叫什么?柳叫叫?”

        柳飘飘惊喜转头,果然看到陆辰穿着运动装,一脸笑容的站在那里。

        他脖子上挂了个毛巾,手上端着个托盘,上面的牛奶和三明治还在冒着热气。

        陆辰走到床边,将托盘放在她腿上,伸手刮了一下她那小巧的琼鼻,道:“惊不惊喜啊?”

        柳飘飘瞥了瞥嘴,“有什么好惊喜的,老娘昨天晚上差点没被你弄死,现在看到你是惊吓才对呀!”

        她虽然嘴巴硬得要死,可是眉宇间带出来的欢快,却是骗不了人的。

        “我就喜欢你这副口弦体正直的傲娇样子!”

        陆辰哈哈大笑,“快吃吧,吃完陪我去荃湾转转!”

        柳飘飘翻了个白眼,并未反驳,端起牛奶喝了一口,热牛奶入腹,舒服的她眯起了眼睛。

        “去荃湾做什么?那边就只有一条街还算繁华,根本没什么可逛的嘛!”

        “这你就别管了,跟着我走,还能吃了你不成?”陆辰道。

        柳飘飘轻哼道:“说得像你没吃了我一样!”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玩着小情调,电话铃忽然响起。

        陆辰拿过大哥大接通。

        “喂?”

        “辰哥,阿基啊,七喜这边有动静了!我们刚收到消息,李云飞出现了!”

        “他自己?”陆辰追问。

        “好像身边还跟了个小弟,不过他们不知道怎么闹翻了,七喜召集人手,将李云飞两个打跑了!”

        陆辰目光一闪:“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那家伙!”

        “收到!”

        他挂断电话,柳飘飘问道:“有急事?”

        “没事!收到了个消息而已!”

        陆辰坐到床上,将柳飘飘拉到怀里,两只手环过细腰,按下了个号码。

        “喂,我陆辰……烈火哥在不在,让他接电话!”

        柳飘飘靠在陆辰怀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陆辰的侧颜,乖巧的宛如精致的洋娃娃,任由旁人他细致把玩。

        “阿辰?你在搞什么,大清早的就打电话?”

        陆辰等了片刻,话筒中传来了烈火哥的声音。

        “烈火哥,我收到个消息,前段时间有人抢了一批南非来的钻石,然后在交易的时候有黑吃黑……”

        “是有这么个消息,怎么了?”烈火哥打着哈欠,预计这种毫不在意。

        “我知道那批钻石在谁手上!”陆辰微笑道。

        “知道就知道呗,知道又能……等一下!你知道那批钻石在哪?!”烈火哥的声音才高了一个八度。

        陆辰下意识地将话筒离开了一点,直到对方的高音过去,才道:“钻石被李云飞拿走!”

        “中间人李云飞?”

        “对,就是他!”

        “他在什么地方?”

        “今天早上有人看到他去了西贡码头,似乎想要离开港岛!”

        ”我知道了!”

        烈火哥甩下一句话,便挂断电话。

        陆辰将大哥大扔到一旁,柳飘飘问道:“听起来像大生意啊!”

        “是啊,最少五千万,要不要插一脚?”陆辰笑着问道。

        “我怕五千万没赚到,小命儿再搭进去呀!”

        柳飘飘伸了个懒腰,展现出美好诱人的身材。

        “能说出这句话,你已经比大多数人理智了!”陆辰笑着给予肯定。

        半个小时后,化骨龙如期抵达。

        “辰哥,幸不如命,今年最新款的丰田,外形绝对够亮眼!”

        指着停在马路边上一辆白色轿车,一脸得意的介绍道。

        陆辰不置可否。

        柳飘飘打量了一下化骨龙,见他身子单薄,走起路来晃晃悠悠,一副轻浮小混混的样子,扭头道:“辰哥,我发现你真得锻炼一下自己的眼光了,这几个跟班小弟,一个比一个不像样。”

        陆辰拍了一下她的皮短裙,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男人的事女人少管,还不快上车!?”

        柳飘飘皱了皱小鼻子,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化骨龙小心的问:“辰哥,这位是……”

        “你叫飘飘姐就好了!”

        陆辰从另一边上车,双臂平展,舒服的靠在椅背上,道:“开车,去荃湾转转。”

        “好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