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港综:从拘灵遣将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白福

第十八章 白福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住进这栋房子里来。”

        垃圾仔家的别墅,陈月光地给陆辰一瓶啤酒,自己则端了一杯热可可,缩在柔软的沙发上。

        大背头电视正开着,播放着最原始的问答游戏综艺节目。

        陆辰瞄了好几眼,总觉得坐在上面答题的某个家伙,看起来异常的眼熟。

        “看来你还是个有故事的!”

        “可说呢!”

        陈月光笑了笑:“我还记得小的时候,每次路过这栋漂亮的房子的时候,总是很羡慕,特别想进来看一看。

        但是当时在这里住着的是一个脾气很暴躁的秃头大叔,无儿无女,却养了很多花花草草!”

        “我妈不知道因为什么,跟秃头大叔吵了很多架,一直说这家伙不是好人,让我见到就跑,有多远跑多远!”

        陆辰被她的形容给吸引了,问道:“听你这话的意思,后面有转折?”

        陈月光愠道:“表哥你讨厌死了!给我把话说完呀!”

        陆辰笑着抬抬手:“好好,你说!”

        “我当时确实很害怕这个老头,一直把他当成大魔王,但是后来一件小事,令我对他有所改观!”

        “我猜猜,他帮你打跑了小流氓?”

        “呃……”陈月光一头黑线,没好气的道:“这里是离岛,哪个小流氓能有我妈厉害?”

        陆辰深表赞同:“那倒也是!”

        十一姑能够单独把这么漂亮的女儿拉扯大,而且保护的这么好,绝对不是单凭坑蒙拐骗的。

        真到了关键时刻,她是绝对敢下手的。

        “是有一天下雨,我不知道怎么忘了带伞,顶着书包往家跑,迎面正好遇到了那个秃头大叔。

        我记得当时正准备躲开,对方却凶巴巴的叫住了我,看了我两眼后,直接把伞丢了过来,然后一言不发的走了!”

        陈月光笑了笑,眼中满是回忆:“当时我愣了好久,能反应过来的时候,秃头大叔已经消失不见了!”

        陆辰有些好奇:”后来你去还伞了吗?”

        “去了!不过去的时候就被他家的保姆告知,大叔因为旧病复发,已经被送去了疗养院!随后没过两年,这栋房子就被垃圾仔继承了!”

        陈月光拍了拍沙发扶手,有些感慨得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机缘巧合之下,还实现了当初的梦想,真是世事无常啊!”

        陆辰大点其头:“可不是世事无常吗?估计明天面试官也想不到,你家里还绑着龙家俊呢!”

        “什么叫绑着?明明是在招待客人嘛!”

        陈月光不满的回了一句,紧接着又担心起来:“他们要问起龙家俊怎么办?”

        “问个屁!都说他是偷跑出来的了!别说公司不知道,就算知道,也得压下去当做不知道,否则公司上下都得大地震!”

        “这么严重吗?”陈月光吃惊。

        “三军无帅蛇无头,你说严重不严重?所以你别想那么多,公司高层的私事,影响不到你这样的小职员。

        你还是去喝杯牛奶睡个好觉,明天就当做什么事都不知道,保准爱一切顺利!”

        陆辰说着打了哈气,懒洋洋的伸了懒腰。

        “不跟你聊了,我明天还要早起,先去睡了!”

        见陆辰转身就要走,陈月光连忙道:“表哥,妈让我们明天回去吃早餐!”

        “起不来!”

        一句话没说完,房门就已经关上了。

        陈月光撇撇嘴,“说的好像你哪天能起得来一样!”

        她抱着热可可喝了一口,看着电视节目,心中莫名的有一种温馨的。

        怎么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哎呀,我在想什么呢!

        陈月光脸上发热,连忙关掉电视,一溜烟冲上二楼。

        这间别墅确实不小,主人房加上客房和佣人房一共有六间卧室,两个人之前结伴在房子里转了一圈。

        为了避嫌也为了安全,陈月光选择了二楼一间客房。

        陆辰则住在一楼的客房里。

        说是客房,面积也足有二十多平,房间里除了摆着床,桌子,和一张单人沙发以外,就只有一个靠在墙角的大衣柜。

        家具很少,但看起来却很舒服。

        最起码,符合陆辰的审美眼光。

        他打开台灯,一屁股坐在单人沙发上,侧耳倾听一下外面的动静,发现脚步声直奔二楼,这才抬手打了个响指。

        “白福,出来!”

        一缕青烟迅速凝聚成人形,化作一个穿着条纹毛衣牛仔裤的年轻人。

        “主人!”

        他一现身,立刻鞠躬,态度十分恭敬。

        “你是杰克吗?”陆辰有些好奇。

        “是也不是!”白福回答道:“严格来说,我是五鬼搬运法在吸纳了杰克和楚人美的力量之后,诞生的阵灵。

        我拥有杰克的记忆,也使用他的形象,但并不是他!”

        “原来如此!”

        陆辰点点头,难怪看着眼熟。

        “主人唤我出来,可是想了解一下我能做些什么?”白福问道。

        “你倒是聪明!别叫主人,现代社会不兴这个,叫老板吧!”陆辰摆了摆手道:“说说你都能做什么?”

        “好的老板!”

        白福从善入流,迅速改口:“在获得老板授权的情况下,我可以自行使用五鬼搬运法隔空移物。或是单独使用法术。

        我的身体拥有部分鬼的性质,却没有鬼的弱点。

        也就是说,我可以隐形,可以使用杰克和楚人美的能力,却不会被阳光克制,可以白日现形,并且自由活动。

        伪装程度很高,别说普通人,就算是道行稍微差一点的修士,也未必看得穿!”

        “这么自信?”陆辰嘴角微微上翘:“能免疫术法攻击吗?”

        “不能!我因道术而生,自然也能因道术而死!”白福摇头。

        “你死了会怎样?”陆辰问道。

        “只要五鬼不死,我将会在一段时间后,再次重生!”白福淡淡的道:“只不过重生之后的我,将不再是我了而已!”

        他说得很模糊,陆辰却听懂了。

        他的意思是,白福还会出现,只是内核不再是贾维斯,而是变成了星期五。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陆辰来说,同样是个好消息。

        他眼睛不由自主的就亮了起来。

        他脑筋飞速转动,不停的冒出一个又一个想法,嘴角也忍不住微微勾起。

        “如果是这样的话……嘿嘿,那明天可有好戏看了!”

        ……

        一夜无话,次日天明。

        当陆辰穿的整齐,走出卧室的时候,意外看到走廊上摆着一辆小推车。

        小车上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筷子下方压着一张纸条。

        “起得再早也要吃早餐!”

        字迹娟秀,是谁写的已经不言而喻。

        陆辰怔了怔,将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推着小车回房间。

        不多时,就传来了唏哩呼噜的吃面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