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言情 - 带空间别墅穿进年代文里嫁糙汉在线阅读 - 041: 让人羡慕

041: 让人羡慕

        刘彩虹离李云山最近,那些刺鼻的味道自然也传入了她的鼻腔,她很少在大家面前这样失态,好不容易找到的盟友也因为自己的操作不当,估计心里要恨死自己了。

        “对不起。云山。我真的不知道你.......”装傻充愣一向是刘彩虹的本事,她捡起自己的老本行,直接红着眼哽咽地向李云山道歉。

        若说在以前,李云山肯定还吃这一套,但现在李云山被刘彩虹这么一折腾,尤其是男人的自尊全部被丢尽,只怕是以后连带着刘彩虹也一起加入憎恨的名单。

        不过李云山企图还挽回一些失去的形象,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不好数落刘彩虹,只能装作很大度的模样:“彩虹。没关系的,你现在知道我确实是因为身体不适,所以才去的厕所吧?”

        “嗯。”

        刘彩虹何尝不明白李云山的那些话是咬牙切齿地对自己讲得,越是表面上的云淡风轻,越是在暗藏着风起云涌。

        “都怪苏糖,让我产生了这样的一种误会,云山。我是真的很抱歉。”刘彩虹边哭边向后退。

        毕竟对刘彩虹而言,李云山真的太臭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踩她?

        苏糖真心被刘彩虹这样滑稽的人整笑,她在刘彩虹后退的离自己不远的时候,直接上前抓住了刘彩虹的马尾辫。

        只有女生之间明白什么会让其更加痛苦。

        刘彩虹越是挣扎,苏糖攥得就越紧,不过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哦,我倒是想知道我让你产生了什么样的误会,让你害得云山同志也跟着出丑?”

        若是苏糖不提还好,苏糖越是在人多的情况下说出刘彩虹让李云山出丑,那李云山对刘彩虹的憎恨在心里就越是多一分。

        果然,此刻的李云山看刘彩虹的眼神都变得有些犀利。

        刘彩虹胆子也小,她虽然现在住在城里,但是现在的生活也不过是靠母亲改嫁得来的。

        她不想在回到过去那种黑暗的生活,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维系着与城里同学之间的关系,但对于苏糖,却一直不是很喜欢。

        凭什么苏糖这只肥猪,可以含着金汤匙长大,可以得到自己得不到家人的那些关心?

        所以从最初在学校里认识苏糖的时候,刘彩虹对她就很不好。

        但就因为嫉妒,就能成为肆意伤害原主的理由吗?

        苏糖又不是原主那个傻白甜,她手上的劲儿很大,若是说方才刘彩虹的眼泪有几分假,现在被苏糖抓着辫子抓得她的头皮发麻,疼得眼泪直往下落。

        不过现在就算是刘彩虹想着让那些知青帮自己说话,经过今晚那么一折腾,大家也都知道了她的为人,恐怕都觉得苏糖抓自己的辫子教育自己都是活该。

        苏糖一手抓着刘彩虹的辫子,一手钳住了刘彩虹的下颌,她收起之前所谓的好脾气,直接恶狠狠道:“今天大伙儿都在,我们就把所有的事情讲明白,省得日后你在在后面颠倒黑白!”

        刘彩虹的眼泪像是失控地水阀,哗啦啦地往下落,她的下巴也好痛,苏糖的母亲以前不还说她闺女身上的肉都是虚的吗?怎么现在那么实在,苏糖力气大的刘彩虹都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

        她把委屈的目光投向看热闹的知青们,但这些人都站在原地,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助她。

        李云山若不是和苏糖有过节,都要为苏糖惩罚刘彩虹的举动鼓掌。

        真解气。

        要不是这小娘们出得馊主意,自己哪里会有这么丢脸的时刻?

        打得好,就该让刘彩虹受到点教训!

        李云山当然不能将自己的这份开心表露出来,他现在还得去厕所解决问题,尽管如此,看到刘彩虹的下场后,李云山觉得心里比刚刚暖和多了。

        “以后若是再让我看到你那张嘴造我的谣,我就给你撕烂,知道了吗?”

        若是搁置以前刘彩虹肯定是要扯着嗓子喊着自己的委屈,但现在毕竟是她做错事情在先,所以也只能吃掉这个哑巴亏。

        明天大家都还要上工,贺祁森指挥着大家各自散去好好休息,今儿个事情就算是翻了篇,但接下来的刘彩虹能不能留在他们生产队还是要继续看此人的表现。

        刘彩虹趔趄地从地上爬起来,方才苏糖松手的力气过大,害得她摔在了地上,她捂着红肿的脸,受尽了委屈后还要感谢苏糖和贺祁森两个人的原谅。

        第二日清晨,苏糖从空间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疲劳已经减轻不少。

        李云山并没有出现在队伍里,也是情理之中的,其他的知青见到苏糖后也都热情地打着招呼,兴许是昨晚自己手撕刘彩虹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即便刘彩虹在点名时姗姗来迟,大家见到她也都没了以前的亲昵。

        苏糖并不同情刘彩虹现在被孤立的局面,毕竟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就算是没有她拆穿,时间也会让大家看清她纯真外表下那颗丑陋的心。

        相较于苏糖,一晚上没怎么休息的刘彩虹加上头天第一次赶那么多活,浑身酸痛得要命,其他的女知青虽然也累,但大家为了将来能回到城里也都还能默默忍受着。

        刘彩虹晃晃悠悠地走到苏糖的面前,仿佛昨晚做出那一系列骚操作的并非是她,她竟然主动地与苏糖搭讪:“苏糖。你体力真好,昨晚做了那么多活儿,今早还能起那么早。”

        其他的女知青们也都在心里吐槽着刘彩虹的厚脸皮,要是一般的人再被撕破脸皮后哪里还好意思说话的,这刘彩虹倒是好,还敢阴阳怪气地同苏糖说话。

        不过刘彩虹的提问也是她们的疑惑,昨天大家又是苞玉米又是割草的,平时在家里连家务都少做的她们,乍一干那么累的活,要不是号角呼喊,她们还真的不一定起来。

        但是人家苏糖精神头好像一直都不错,又是第一个起来不说,还那么元气满满。

        同样是下乡的,别的不说,苏糖还真是让人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