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言情 - 带空间别墅穿进年代文里嫁糙汉在线阅读 - 009: 相互演戏

009: 相互演戏

        苏糖以前接过不少面膜的代言,厂家也给寄了不少货品,因为之前一直忙着拍戏,堆积了很多都没来得及使用,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作为一个从头到角都追求精致的女人来说,自然得等到敷完面膜冲洗干净后再去休息。

        等苏糖正式窝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但对于一个对自己有着高标准要求的艺人来说,哪怕只是休息了三个小时,在隔壁鸡打鸣的时候,苏糖也早从空间起身收拾完了自己。

        比起昨日的风尘仆仆,苏糖已经换上了新衣服,加上洗过澡,整个人也显得十分精神。

        老许戴着草帽,正预备通过大喇叭喊知青们起来上工,在看到苏糖时,也是吃了一惊。

        “小苏同志。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过咱们桃花村条件差,可能会让你失望哦。”

        老许说得是玩笑话,这苏糖也是能听出来的。

        苏糖也笑着说:“老许叔。您告诉我,哪儿能捡到柴?我想提前烧烧水,等大家上工休息的时候,也能有个水喝不是?”

        老许一听苏糖起那么早连饭都吃不上还主动去捡柴,内心欣慰地不行,他心里已经暗自记下等吃饭连自己的那份都给苏糖这样觉悟高的同志。

        昨晚老许还担心苏糖可能是来的七个知青里资质最差的,但现在老许倒是能理解为什么贺祁森会那么坚定地说不用换人了。

        知青们既然下了乡,那身份地位与他们桃花村的村民无异。

        现在正是秋收,老许之所以来那么早,就是想故意想通过饿着肚子去捡柴的劳动挫挫知青们身上的娇气,但万万没想到遇到像苏糖觉悟这样高的同志啊。

        老许是个很感性的中年男人,苏糖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的话,竟然引得老许有些更咽:“我同你一起去!”

        其实之前捡的柴都还够用,老许带着苏糖从屋子后面不远的小房子里取出了一捆柴,顺道与苏糖拉起了家常:“小苏同志,今年多大了?”

        “十七。”

        “十七啊,那也不小了,在我们桃花村,那可以做娘了。”

        老许的感慨倒是让苏糖的面上有些发热,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

        “不过现在大家思想都没有旧时候那样非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村子里有些姑娘们各个还都喊着自己的婚姻要自己做主呢。”

        苏糖点点头,表示赞同那些为自己婚姻做主的姑娘们。

        穿书之前,苏糖只忙着赚钱,并没有考虑自己的感情,直到自己接了一部青春校园偶像剧,被网友和粉丝吐槽演感情戏没有代入感。

        经纪人为了挽回口碑,特地给她接了一部恋综。

        苏糖模糊地记得自己当时匹配的搭档好像是个科研工作者,但具体叫什么名字,因为后面发生了太多的插曲,她已经记不得了。

        不过苏糖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谈过恋爱,但也明白如果自己的另一半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往后余生肯定不会幸福。

        老许瞧着苏糖,不免又多说唠了两句:“小苏同志会做饭吗?”

        苏糖倒不是自夸,因为长期在外打拼和严格管理体重,基本上无论多忙,她都会自己做饭。

        老许见苏糖点头,对苏糖真是越看越满意。

        “女娃娃会做饭好啊,会做饭以后在家庭里地位高,若是将来男娃娃不争气了,做了对不住你的事情,饿他个两三天的,看看他还嚣张不?”

        苏糖被老许的话逗笑。

        苏糖寻思着这个年代的妇女同志们即便思想上逐步开放,但整日还是围着老公孩子转的居多,很少会为自己打算。

        老许口中的现象,倒是桃花村区别于他村的景象。

        与其说桃花村的男人都怕老婆,倒不如肯定桃花村的男人都疼老婆。

        所以两个人哪怕发生矛盾的时候,在桃花村,男同志无论是不是过错方,总要低头认错。

        另一边,睡在炕上的刘彩虹忍无可忍地睁开眼。

        原本以为自己是知青里第一个起来的人,却不曾想一出门就看到了苏糖与老许有说有笑地抱着柴走了回来。

        通过唠嗑,苏糖对桃花村的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

        这桃花村的红旗公社一共有五个生产大队,而苏糖这批来的知青,都归贺祁森所在的大队管。

        “我们一共来了七个人呢,贺队能管得过来吗?”苏糖也是顺着老许的话往下搭。

        “咋个管不来。祁森本事大着呢。”

        老许提起贺祁森满眼都是光。

        “为什么公社的高主任指名让祁森来管你们?还不是咱们这个大队赚得工分多,分得粮食也多。”

        “不是我有意贬低——”老许顿了顿继续道:“你们这群城里的娃娃,平时都是家里的命根子,怕是连农具都认不清。要是去了其他大队,怕不是连饭都吃不上呢!”

        苏糖听着老许说起贺祁森的种种,脑海里不由地回想起昨天晚上贺祁森折回来送给自己的“夜宵”,脸上不免有些热。

        老许倒是没注意这些,通过刚刚唠嗑,他觉得苏糖倒是个踏实本分能干的好同志,再看到那个好吃懒惰的刘彩虹,便老远吆喝着她既然起来了就抓紧时间干活。

        刘彩虹昨天睡得并不是很踏实。

        那炕又脏又潮,重要的是还咯得腰疼,若非是跟着她一屋子的鸡叫个不停,她根本不可能醒过来。

        面对老许的指使,刘彩虹当然不情愿过去。

        但刘彩虹又不想让桃花村的人都看不起自己,刘彩虹想到昨天夜里自己看到的一幕,心里装着坏水,她虚伪地从苏糖的手里接过柴:“苏糖你起得真早。”

        “哦,我是早晨听到公鸡打鸣的声音睡不着就起了。”苏糖故意假装吃惊道:“彩虹你是才醒来吗?我以为你离得近,早就醒了呢。”

        刘彩虹本来想拿苏糖的起得早说事,从而引起昨天她看到贺祁森为苏糖塞东西,进而再给苏糖扣一个吃独食的帽子。

        可是苏糖偏偏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反而将导火索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wap.

        /111/111272/28895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