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言情 - 带空间别墅穿进年代文里嫁糙汉在线阅读 - 006: 态度转变

006: 态度转变

        苏糖注意到老许黯淡下去的目光,立刻反驳刘彩虹。

        “彩虹。你是不是记错对象了?我什么时候在学校食堂吃过饭?就算我让你在火车上失了面子,你也不该用这样的方式故意抹黑吧?!”

        被点到名字的刘彩虹当然想要反驳苏糖撒谎,可偏偏贺景沉的目光在这个时候投射了过来,她只得尴尬地笑了笑:“怎么能是故意抹黑呢?也许是我记错了吧!苏糖对不起啊。”

        原来是被记错了啊?

        老许长舒了一口气。

        他为自己方才误解了苏糖感到羞愧,同时也记下了刘彩虹这个挑拨离间的女同志。

        苏糖让出了鸡蛋后,刘彩虹那边肯定不好意思再伸手,贺景沉那边自然也是放弃的,这样一来,剩下四枚鸡蛋倒也都分配均匀。

        老许抬头看了一下天,怕耽误知青们晚上休息,他们桃花村本来就难走,还得绕好久的山路呢,所以也不敢在路上多耽搁。

        苏糖他们陆续也都上了车子,由于山路太陡峭,越往后走刘彩虹的面色就越是惨白,后来干脆直接扒着拖拉机一侧的边沿顺着山路开始了呕吐。

        “这位刘同志的身体真是娇贵啊。”老许坐在前面故意讥讽着刘彩虹,他可没忘记她方才怎么误导他的呢,“还得个把小时才能到咱们公社呢,你要是挺不住,就同上面反映反映,看看能不能再回城里去?”

        刘彩虹一听回去,立马用手背胡乱抹了抹嘴巴。

        她拼命地摇头,说自己只是稍微有些不适应,用不着回去。

        笑话。

        她怎么能回去?

        难道要回到那个魔鬼的刘家,被打死吗?

        拖拉机大概是开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左右,老许才停下来。

        刘彩虹第一个跳下车,扶着不远处的一棵粗壮的大树狂吐起来,而另一边的贺景沉则依旧热心地帮助苏糖搬运着行李。

        老许见大家陆续都已经下了拖拉机,便对七位知青介绍说桃花村现在还是大集体时期,大家每天的工分是十分。

        老许同时也解释说在桃花村做农活可比不上其他地方轻松,大家出的都是体力活。但有一点大家可以放心——

        红旗公社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秉承着多劳多得的原则。

        其他知青听后各个面面相觑,虽然来之前就已经听说了桃花村的情况,可听说归听说,却亲眼见证了村子的落败后也都打了退堂鼓。

        尤其是李云山,他不满地伸出右脚踢了踢靠近他的树桩,嘴里不满地嘟囔着。

        “不愿意干就哪里来回哪里去!”

        说这话的并不是老许,而是突然间从林子里冒出来的男人:“桃花村不是城里,给不了你享福的地!”

        苏糖顺声,瞧见林子那头有个个头约莫一米八七的男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等距离近了,苏糖才看清那是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

        他肩宽腰窄,跟她穿书前在内娱遇见的那些面相阴柔的男人不同,面前的男人皮肤黝黑,周身却充满着阳刚气息。

        “祁森。你来得正巧,这拖拉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犯轴,你帮忙看看,省得隔壁村像讨债似的找咱们麻烦!”老许搓着手,站在拖拉机面前为难道。

        本身这借来的拖拉机本身就上了一定的年头,尤其是今儿个载了那么多人,能平安抵达桃花村已然不易。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苏糖总感觉那位叫做祁森的男人在修车的过程里,总用那双黑亮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瞄向自己。

        苏糖心想,若是这个叫做祁森的看不惯自己,她必然怼过去问他瞅啥子瞅,自己虽然体格巨大,但也没吃过他家一粒米,不是吗?

        不过直到男人修好拖拉机,他都没有同自己搭话,苏糖也有些为自己的自作多情害臊。

        “祁森。多亏有你!”

        老许发动着拖拉机,感觉比之前手感更好了,忍不住对着男人夸赞道:“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隔壁村交代。”

        老许乐呵呵地向男人介绍着桃花村新来的知青们。

        苏糖还是很吃男主这类颜值的,她主动伸出肥胖的右手,开始介绍自己。

        老许为了避免尴尬,主动扯着贺祁森修长的左手强塞进了苏糖的掌心。

        “你说......你叫苏糖?”贺祁森难得没有冷场,而是挑眉问:“尾字是哪个táng?”

        贺祁森见苏糖只是望着他不说话,那种感觉让他也觉得自己的提问有些突兀。

        他抿着薄唇,解释说这是为整理统计集体户的名单做准备的。

        “喔。”苏糖点点头,然后道:“我的尾字是糖果的糖。”

        贺祁森听到苏糖的回答后,深邃的目光里好像出现了一抹亮光,而后用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低喃地唤了声苏糖的名字。

        天色已经很晚了。

        考虑到明儿个还要做工,再晚就耽误了大家休息,所以老许按照刚刚的安排,开始张罗着知青们住宿的地方。

        桃花村条件不好,比起城里的楼房,这里都是用土块堆成的毛坯。

        老许打开门,让女同志先挑选。

        每间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床,或是缺胳膊少腿的桌子。

        刘彩虹走到一间屋,发现里面还有鸡舍,栅栏里的鸡正拱头吃食呢,连忙捏着鼻子退了出去。

        贺祁森冰冷的视线扫到刘彩虹身上,老许能感觉他对刘彩虹的不满。

        接知青的一路,老许不是没考虑过城里女娃娃没吃过苦娇贵,可他是真没想到刘彩虹现在牵扯到个人后,连基本的假装都不假装了。

        “苏糖。我看了一圈儿,就这间房子还是很不错的。”刘彩虹没有对推着行李箱的苏糖道:“里面还有炕,冬天肯定暖和。”

        “彩虹。这么好的房子,你自己不住,要留给我?”苏糖虽然走在队伍的最后,但她可没有错露刚刚刘彩虹从这间房间出来时满脸嫌弃。

        “那是当然,谁让咱们念书时就是好朋友呢。”刘彩虹虚伪地笑道。

        老许见苏糖推着行李箱要往里走,典型属于被坑还在后面给刘彩虹数钱的那种,他着急得不行,当即都要脱口而出最好的房子不是刘彩虹推荐的这间。

        wap.

        /111/111272/28895849.html